桃叶

水tag,晒一下手工做的星空棒棒糖(把我家的小铝锅底都烧坏了_(:з」∠)_)

两个扯淡向脑洞,累,不想写,假装自己写了两个小段子

【一个无料包宣】

七夕到啦(❁´◡`❁)*✲゚*是小情侣该虐狗的时候啦!

跟我的小伙伴微博id@爵色帝风惊琦未艾 一起给段楚做了份七夕无料包,满足条件可私信领取

无料内容见p1,领取条件及说明见p2 (补充一下,周边在腾讯草场地购买价格按打折前计算,折后不满120也是可以的。广播剧为猫耳FM免费商剧,不足者可临时下载app)

感谢各位画手太太以及我的小伙伴的帮助><

请在评论里不要吝啬地多夸夸我们段楚有多么甜多么可爱多么般配吧(*/∇\*) 
祝大家七夕快乐 
给大白和小渊比小心心 ,永远甜甜蜜蜜,朝暮如故

————————————————

发完了

给大家介绍一下,我喜欢了快十二年,并且会继续喜欢下一个十二年,下下一个十二年的一本书,我的珍藏,我的理想乡,我永远沉睡在心底的美梦。

一个没头没尾的现代paro小段

跟另外两篇算有联系,因为太没头没尾了就不打tag了
用了歌剧院魅影梗
希望有人能get到我一言难尽的脑回路吧
————————————————————————

“他就是我的克莉丝汀。”

司空睿放下茶杯打断了他:“你不要成天乱打比喻——我陪秀秀看歌剧是从来不睡觉的!这根本就不是一回事。”

“何况楚渊要知道你把他说成一个女歌唱家肯定很生气。”

“从小我就觉得你们之间的关系有哪里不对劲,果然。”

“就算他是克莉丝汀好了,你为什么不先问问他,愿不愿意你做他的幽灵呢?”

“爱情是属于两个人的事,不要永远单方面给你们的关系下定义。”

“我是不懂你们两个怎么了,但是万一。”司空睿看着他的眼睛,无比认真地说,“我是说万一,万一他也如你爱他这般爱你呢?”

“你怎么知道,你不是他心里的拉乌尔呢?”

【段楚】余生

之前那篇现代paro的后续

我用我的人格担保这不是一篇虐文

但挺雷的……

有原创路人角色预警

——————————————————————


深夜,北京。


楚氏总部的高楼依然灯火通明,敲键盘声连绵不绝。


游小羽打完最后一份文件,揉揉脖子关掉电脑,就见人事部经理踩着高跟鞋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名西装革履的高大男子。


“这位是从国外调来的新副总,今晚先来公司看看环境。”人事部经理刚刚30出头,带着精致的妆容一脸公式化地介绍。


新副总看起来十分年轻,在日光灯下对着众人英俊而和善地笑了笑。


等办公室里的人打完招呼,经理便准备前往下一个部门,被新副总笑着打断:“我想在这里自己随便看看,可以吗?”


如此英俊和善的副总,要求自然一般无人拒绝,人事经理便又踩着高跟鞋一脸冷淡地走了。


新副总独自站在窗口环视了一圈办公室,众人对视一眼,游小羽大着胆子上前问道:“副总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新副总望她一眼,和声问道:“你们总裁下班了吗?”


“楚总?”游小羽微微一怔,“楚总一般要到十一点半以后才下班。”


游小羽的同事在旁边插嘴:“那是平时,今天有个酒会,楚总在酒会完应该就会直接回家了。”


“哦。”新副总笑容和煦,丝毫没有失望的神情。


“等明日上班时您应该就能看到楚总了。”


新副总不置可否,又问道:“我听说你们总裁十分年轻有为?他平日里有跟哪个女同事——或者男同事走得近吗?”


游小羽跟同事面面相觑。


是想了解未来顶头上司喜好吗?那也不至于这么急。


“这倒没有,除了温经理工作上往来比较多以外,也没见谁跟楚总交情比较好了。”


“是啊,楚总平日可忙,一天到晚不歇气,对谁都挺生人勿近的。”


新副总挑挑眉:“他对你们脾气不好?”


“也不是不好,楚总虽然要求比较严格,但对下属很少发脾气,只是不假辞色罢了。”


游小羽说着说着便叹了口气:“以前段白月还在的时候,楚总倒是多少还和气点。”


同事也跟着叹口气:“是啊,段白月死掉那段时间,楚总走路都带着低气压,后来也不怎么笑了,整日板着个脸。”


可吓人。


“谁死了?”新副总脸上的笑容微微一顿,流露出三分变幻莫测的气息。


“段白月啊。”游小羽惋惜道,“楚总办公室里养的铁树盆栽,本来养得可精细了,上个冬天也不知怎么的,突然就枯死了。后来楚总就不养盆栽了。”


毕竟连铁树都能养死。


“……”


新副总在一旁揉了揉眉心:“这盆栽的名字倒是……十分别致。”


“大家都这么说,有名有姓的,一看便知十分得楚总喜爱,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要给树取名字。”


新副总忍不住笑出了声。


游小羽跟同事怪异地看了他一眼,他又收敛起笑容问了几个问题便礼貌地告了别。


待人走后,游小羽跟同事窃窃私语。


“这个副总人还挺和善。”


“是啊,不过楚总的树死了,他为什么要笑?有仇吗?”


“不至于吧……说起来新副总叫什么来着?”


“……忘记问了,明天吧。”











段白月站在楚渊公寓门前。


来时迫不及待,真到眼前反倒有些踌躇,他用手指轻轻敲了敲自己额头,过了会儿方才取出钥匙开门。


好多年前他便拿到了这枚钥匙,好在这么久过去楚渊依然没有换锁。


等熟门熟路地摸到卧室,楚渊已经睡着了,看起来刚在酒会上喝了不少酒,双眼紧闭着,长长的睫毛不时颤动,连被子都被掀到了一边,显出几分疲惫的神色。


段白月怕他着凉,轻轻拉过被子想帮他盖好,不料仍是惊动了身下之人。


“段白月?”楚渊迷迷糊糊地喊了一声,在黑暗里慢慢睁开眼睛。


“吵醒你了?”段白月小心地将人抱起,声音轻得仿佛怕惊飞掌中的一只蝴蝶,“是我,我回来了。”


楚渊醉眼朦胧地瞧他,段白月屏息,眼也不错地回望过去。


仿佛这一眼便是他的半生了。


隔了半晌楚渊方才发出嘟囔:“我怎么又梦到……你了。”


段白月心底一颤,忙握着他的手辩解道:“不是梦。”


看他醉得一脸茫然,段白月轻轻抵住他的额头:“我是真的。你看,还热着呢。”


楚渊却将脑袋往后一缩,手也抽了回去,坚定道:“上一次你也是这么说的。”


还抱着他赌咒说再也不走了。


可等醒来就会知道,仍是一场镜花水月。


“大骗子,不能信。”


段白月也没想到初次重逢会是在这种情况下,着实有些不知所措,但仍是先将人圈住了,一时只觉得怀里的身子又冷又轻,隔着衣服也能摸到骨头,只能顺着哄道:“好,不信就不信。这次我们把梦做久一点好不好?”


“做梦有什么用,假的。”楚渊撇撇嘴,身子却顺从地软在他怀里,脑袋搁在段白月胸膛上抱怨,“梦见过你那么多次,每次你都骗我。”


“梦里也要怪我?”段白月哭笑不得。


楚渊点头。


就是怪。


你管我。


见他醉得神志不清,段白月忽然想到之前那茬,又问道:“你养了一棵叫段白月的铁树,是不是想我?”


楚渊皱起眉:“小瑾取的,小瑾说你又臭又硬,跟它的名字配一起正合适。”


还叫得全公司的人都知道了。


段白月顿时觉得背后一凉。


小舅子那边拉的仇恨可不得了。


楚渊小声说:“我没有那么叫过它。”


他的意识仍有些混沌不清,慢慢拉长了续道:“不过我也希望你能跟它一样。”


“一样什么?”段白月好奇。


“平平安安,长命百岁。”


段白月提醒道:“可是它死了。”


还没有我活得长。


楚渊听了便露出一副要哭不哭的表情:“嗯,它死了。”


段白月看着便心疼得不行,懊悔不该提这茬,哄道:“树死了有什么要紧,我还活着呢。”


“但是你都不要我了。”楚渊说,“你不要我了,我哪里都找不到你。”


段白月按捺住起伏的心绪,握着他的手柔声安抚:“小傻子,我怎么会不要你呢?我会回来的,嗯?”


“骗子,说过好几次了。”楚渊轻轻一哼,“没有一次是真的。”


就知道不能信,每次连说的话都一模一样。


“但那也没有什么关系。”


“我会找到你的,十年,二十年,找不到就找一辈子,总有一天能找到。”


“那个时候我们俩头发都白了,牙齿掉光了,我还是一个人生活,没有妻子,也没有孩子。”


“拄着拐杖走到你面前,告诉你,是我赢了。”


楚渊偏着头想了想,补充道:“气死你。”


段白月被他弄到想笑,婆娑着他柔软的脸颊认同道:“嗯,你已经赢了。”


而我早已一败涂地。


楚渊在他手心里又嘀咕了几句什么,段白月嗯嗯啊啊地哄,渐渐声音低到听也听不清,楚渊便蜷缩着又睡了过去。


段白月抱了许久,才吻吻心上人的额头依依不舍地把人放回床上,盖好被子,凝视眼前多年不见的容颜。


依然是往昔的模样,仿佛分别的岁月从来不曾存在过。


只觉怎么看怎么可爱,怎么看怎么招人心疼。


看着看着便心底发热,忍不住微笑起来。









等他醒来要是记得今晚大概更会气上加气,也不知道要多久不搭理人。


小舅子那边好像也是个大难题。


但这又有什么关系?


日久天长,只要他慢慢哄,慢慢哄,总有一天便能哄得不气了。


反正他们的时间还有一整个余生。


一整个余生那么长。


【段楚】短打


司空睿追聂雨晴的时候,为了写情书挑灯夜读数日,颇有头悬梁锥刺股的架势。

后来那些情书又一封不落地被用在了秀秀姑娘身上。

段白月一边鄙夷此人实在狼心狗肺毫无诚意,一边仍被拉去当狗头军师,半夜扮作登徒子以便对方“英雄救美”。

第二日司空睿带着几分两肋插刀肝胆相照的豪情拍了拍段白月肩膀,感动道:“好兄弟,讲义气。等你将来看上了哪家姑娘可千万莫忘了告诉我,我帮你追。”

段白月发出一声冷笑:“我的媳妇,还用你追?”

“话不能这么说,昨日你在清河桥上守了两个时辰,可以说得上‘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了,我自然要投桃报李,总以为好也。”

司空睿近日背多了古诗,说话也带了点文绉绉的意思。

段白月扭过头,对一旁边啃荷花糕边喂虫的段瑶慈爱道:“记得以后离你司空哥哥远一点,莫要叫他带坏了你的文化水平。”

否则会不会气走新夫子且另说,光棍怕是要先一辈子打定。




立志不当光棍的段世子几个月后动身前往皇城,在太子寝宫面前被拦了下来。

段白月对着满脸堆笑的四喜公公无奈道:“我又哪里惹着他了?”

明明连面都没见上,也能生气。

“没有,没有。”四喜公公笑道,“只是天色已晚,太子不方便见客。”

“他身子不舒服?”段白月皱起眉头。

“自然不是。”四喜怕他着急硬闯,忙道,“只是太子近日心中不太痛快,吩咐了谁也不见。”

段白月揉揉眉心,半晌方道:“那我明日再来。”

然而第二日也没有见到楚渊。

第三日仍是。

东宫的守卫倒是一天比一天森严。

段白月站在庭中,影子被月光拉得老长,苦中作乐地想:这倒是真的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了。

眼看回大理之期渐近,段白月只好写了封信由四喜转交,老老实实道:“那我明年再来。”





段白月在皇城一无所获地打了个回转,发现还真叫司空睿将人家姑娘骗上了手。

司空睿给他包了个大红包,宣布了要带新婚妻子出海隐居的消息,又喜气洋洋道:“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你我虽分隔两地,但仍是过命的兄弟,只是遗憾以后无法替段兄你追心上人了。”

段白月掂了掂红包,淡声道:“你滚吧。”

此等文盲,也能追到媳妇,而他却只能站在心上人房门外,当真没有天理。






离京前日的夜里,段白月在东宫外站了许久,其实就算加强了守卫,也不是不能硬闯。

他素来胆大妄为,此等小事,从儿时起便做得惯了,每每总要惹楚渊生气之后再死皮赖脸地哄回来。

只是年岁越长,越是不愿违逆对方心意。

毕竟那人生气后脸颊飞上一层薄红的神情再可爱,终究不如高兴时让人看着心生欢喜。






四喜公公站在窗口,看着段世子离开的身影,颇松了一口气。

寝宫里楚渊连身子带脑袋埋在被子里,只露出一双乌溜溜的眼镜,小声问他:“走了吗?”

声音被薄被浸过,很有几分瓮声瓮气。

“走了走了。”四喜连声安抚。

前日里楚皇为了拉拢西南府,免得太子将来两面受敌,便从民间找了个女儿回来想给段家赐婚,然而圣旨还没下达,人倒已经被楚渊放跑了。

自然是要受罚的。

楚渊在床上躺了一段时日,得知段白月进京的消息后坚决要求将人拦在门外。

四喜清楚他的性子,当然不敢不从,否则怕是两边都要闹个天翻地覆。

何况此等身份的两个人,若真个儿互通心意,也不知将来要在这条路上吃多少苦。





然而这些是段白月此时尚不知晓的。

一如楚渊也并不知他心中想一般。






回大理后不久,段白月接到了京中密信,其后数年,定隋州,平西南,以西南王之名震慑七十二寨,被写进小话本里长出蝎子尾巴。

也不过是为了。

他心中真正的,“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

想想还是古代方便操作时髦值一点,比如帝王攻略换成现代背景,我就无论如何想不通大白怎么在三十岁之前当上云南省shengzhang。
想想还是算了把他俩打包去经商当霸道总裁吧。

【段楚】圣诞公公没有来

一个青梅竹马的现代paro
O到没有C
不是甜文(划重点)
有雷同非巧合
---------------------------------------------

楚渊在大概六岁的时候知道了世界上根本没有圣诞老人。



事情起源于三年级的司空睿追隔壁班聂雨晴时一次绘声绘色的吹牛逼。

“传说圣诞节的晚上只要在床头挂只袜子,就会有圣诞老人驾着麋鹿车从烟囱里下来,往袜子里塞送给小孩子的礼物。”

“而我知道怎么见到他老人家本尊!”

“圣诞老人不能暴露自己身份,他只会在孩子们睡着以后出现,奖励那些听话的乖小孩。”

“所以只要闭着眼睛假装睡着,骗过了圣诞老人,就能在他爬下烟囱的时候看到他了!”

“哦。”聂雨晴一边写作业一边不咸不淡地回应。

司空睿就有些着急,瞪大了眼睛说:“你别不信啊!我可是见过圣诞老人本尊的人!可高大!”

聂雨晴想了想:“你家有烟囱吗?”

司空睿:“……没有。”

聂雨晴低头继续写作业。

“你别不信啊!圣诞老人也是会与时俱进,没有烟囱还可以爬窗户。”司空睿信誓旦旦,“真的,我可是见过大世面的人。”

很快整个学校都知道了司空睿见过圣诞老人。



楚渊对此不屑一顾,并在圣诞那天挂完袜子以后打开窗户躺床上装睡。

半夜他困得实在打不开眼睛的时候,窗边传来了一阵响动。

楚渊不由精神一振。

那个向来鬼扯的家伙说的居然是真的!真的有圣诞老人!

他尽量保证自己不被圣诞公公察觉,悄悄将眼睛睁开,就看到司空睿的同班同学段白月嘴里叼着一个小盒子从窗户爬了进来。

楚渊:“……”

他记得自己家在三楼。

楚渊怕突然出声吓到段白月让他摔了,等对方吭哧吭哧落地才慢慢坐起来。

“你在做什么呀。”

楚渊呆呆地问。

段白月大惊失色,将小盒子拿下来藏到背后。

“你是圣诞老人吗?”

他记得这人是他刚搬来不久的邻居,就住在他家楼下,在学校还问过他好几次要不要一起回家。

不料竟有如此不得了的身份。

“……不是”段白月尴尬地回答。

他只是来送礼物的,想给这个长得可白可讨人喜欢、只比他小一点点的小邻居一个惊喜,为此不惜千辛万苦爬楼,万万没想到会在这种时候被发现。

楚渊扭头看了一眼空荡荡的袜子,小声说:“你不是圣诞老人,他被你吓跑了吗?”

不然为什么没有来?

段白月看着他有些失望的小脸,咬牙认锅:“……对不起。”

当晚段白月便以爬楼太过危险的理由被楚渊留在了房里。




第二天段白月跟司空睿打了一架。

放学后却又一起出门撸串了,还带上了一年级的楚渊。

几个月后据说聂雨晴跟高年级的学长谈起了恋爱。




“段白月那个混蛋居然要跟你分手!”叶瑾怒气冲冲地狠狠一拍桌子,震得酒瓶都抖三抖。

楚渊和段瑶不约而同地噤若寒蝉。

叶主任此刻的架势实在颇为吓人,仿佛随时能抄起手术刀上战场跟人拼命。

“我早就说他不是什么好东西!”叶瑾对着楚渊咬牙切齿,一脸恨铁不成钢,“我还没有同意他跟你在一起呢,他居然敢甩了你!”

亲爱的哥哥被说成“不是好东西”,段瑶觉得自己很应该站出来辩解两句,叶瑾又拍了一把桌子,继续地动山摇:“你居然还在酒吧买醉喝酒!”

段瑶默默地缩了回去。

楚渊颇为头疼:“只喝了一点点。”

何况还开了包厢,身边跟着瑶儿,并不是一个人,为何能说得如此落魄。

叶瑾怒气冲冲地说:“你忘了你病还没好吗?公司也不要了就一个人跑外地找人。”

他盯了一眼楚渊憔悴的脸色,问道:“你是不是还一晚没睡。”

楚渊赶紧摇头:“睡了睡了,刚过十二点就睡了。”

段瑶连忙作证:“楚渊哥哥真的睡了,我看着睡的,还盖了毯子。”

并没有十分伤身,不用如此生气。

叶瑾狐疑地看向沙发上的毛毯,勉强接受了他俩的解释,又道:“那你等会儿跟我回北京。他不肯见你,难道你就非得见他?”

楚渊只好点头。

三年前段白月出国治伤,说是治好就回来找他,却就此杳无音信,慢慢连不时传过来的消息都断了,眼看约定的时间已过,那个人依然没有回来,楚渊忍不住亲自来找,却依然被拒之门外。

离开段家以后,他被瑶儿跟了一路,索性找间酒吧过了一夜,不料第二日早上就被得到消息赶来的叶瑾沈千枫逮了个正着。

叶瑾还想说些什么,沈千枫恰好开门走了进来,环视了一圈道:“机票订好了,随时可以走。”

段瑶忙活了一夜,颇有些头昏脑胀,此刻不由暗暗松了口气,跟着他们一起出了酒吧。





跟楚渊他们分开以后,段瑶查了一下身后没人跟着,小心翼翼往僻静处走去,找到大半条街外一辆黑色钢琴漆跑车。

车窗缓缓升起,露出段白月神色淡淡的脸。

“他走了吗?”

段瑶点点头,坐进副驾驶以后拿过毛巾擦了把脸,稍微清醒才注意他哥眼底同样布满了血丝,想来也是一夜未眠。

“你真的不去见见他吗?”

“卡西莫多会向爱斯梅拉达倾诉爱意吗?”段白月笑了笑,“他是我永恒的,不可多得的珍宝,我希望他能有更好的人生,但他的人生里并不一定要有我。”

“我想看到他永远快乐,拥有最完美的恋人,和所有人羡慕的生活,而这些我已经没办法给他了。”

“所以我选择不去见他。”

“明白了吗?”

段瑶似懂非懂地抽了抽鼻子,隔了一会儿又忍不住发出疑问:“卡西莫多和爱斯梅拉达是谁?”

段白月:“……”

段白月启动离合器:“回家让段念找个老师帮你补习文学史。”




楚渊坐上沈千枫开来的车后座时,仍有一丝忐忑不安,生怕叶瑾又要逼问他跟段白月交往分手的细节,而他实在没有精力再去解释了。

好在叶瑾一上车就直奔副驾驶,气呼呼地掏出手机不知道在摆弄些什么,让他得以喘口气。

沈千枫从始至终都非常贴心地没有发表任何意见,默默把车往机场开去。

楚渊闭着眼向后倒去,想到昨天一天兵荒马乱的经历,只觉得太阳穴一阵阵抽疼,脑海里仿佛有什么在嗡嗡作响。

其实,他撒谎。

昨晚他并没有睡着,只是躺在沙发上闭着眼睛,一动也不敢动,就这么待了一夜,直到天明。

任由瑶儿小心翼翼地拿着手机打字,往外面传递消息。

他不知道去哪里能见到段白月,但他知道这种时候段白月一定会跟在他身后不远的地方。

他只能等待。



圣诞老人不能暴露自己身份,他只会在孩子们睡着以后出现,奖励那些听话的乖小孩。

所以我已经睡着了,出来看我一眼吧。



他等了三年,那个人没有来。

他又等了一夜,那个人依然没有来。

这是一个水帖

森林公报社会版刊登了一则启事。

小红帽奶渊告别四喜前往森林深处探望回老家养殖蘑菇的陶大人,半路被不知名大白狼叼走了!!!从此下落不明!!!从此下落不明!!!请知情者务必提供相关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