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妙筠

【墨武侠锋】14~15集风花雪月部分口白

第十四集

 

【水月同天】

[水中月,月同天,一条肃寂人影,静静伫立。]

(风吹草动,天地萧杀,风逍遥于萧杀寒风间缓步出现,见欲寻之人背影。)

风逍遥:我就在想,不是在四方山,就是在这了。

无情葬月:知晓这个地方的人,不多。凶手,就是其一。

风逍遥:你怀疑我?

无情葬月:终于找到你了……我记忆中的一点丑恶——风中捉刀!

(旋步回身,二人扶刀指剑对峙。)

 

 

 

第十五集

 

【水月同天】

风逍遥:月,那一刀,不是我下的手。

无情葬月:刻骨铭心的伤痕,淡忘,还是逃避?(指向风逍遥)

风逍遥(急切):我没理由伤害你!

无情葬月:痛彻心扉的真相,是我亲眼所见。(指自己)

风逍遥:真的讲不听,不是我做的就不是我做的!

无情葬月:芳菲阑珊,夙缘鶗鴃。风驷云轩愁誓约。

风逍遥(退步,手扶刀):到底是谁逼你的,我们一起来去找他算帐好吗?

无情葬月:夜蝶飞阶,霎微雨阙。(指尖起剑气)

风逍遥:够了,念完了吗?一定要将你打清醒,你才要听我说话。(饮酒拔刀)

无情葬月:剑锋无情,人葬月!

[不愿入耳的解释,冲突瞬间爆发。误会,在燃烧中愈趋激烈。]

(二人过招,禹晔绶真暗中观看。)

风逍遥:我让你这么怨恨吗?打一下消气就好,一定要到杀我你才会甘愿?

无情葬月:血冥昼晦!

风逍遥:踏步杀,碎梦!破——(招过留痕)收手吧,月,没剑你是打不赢我的。(伤处复发呕血)啊……

无情葬月:瑰丽的剑法超渡恶质的灵魂,留情,是伤害自己的毒药。

风逍遥:这件事情我向你保证,我一定会查一个清楚,但你要给我时间。

无情葬月:忘却还是胆怯?使出让我最为伤心的那一刀。

风逍遥:这……

无情葬月(剑气动):血染尘嚣尽锋芒。

(风逍遥破招,无情葬月转至其身后,)

无情葬月(杀招临):杀——

(风逍遥被击飞过墙,重伤呕血。)

禹晔授真:不妙了!(离开)

无情葬月:大哥,怀念的称呼,敬重的心,碎了。

风逍遥(挣扎站起):究竟是为什么,为什么要将我们逼向这种的极端?(取出酒壶)

无情葬月:无需麻痹自己的残忍。

风逍遥:兄弟情义……兄弟情义……我们的情分,难道真的这么薄吗?(饮酒)

无情葬月:聆听人间最悲哀的挽歌,我不惋惜。(声冷泪热,划指而过)

风逍遥:该惋惜的人,是我,不是你!

无情葬月(睁开双眼):血佈长河。

风逍遥:我不会再让手了!

无情葬月:傲邪剑法——

风逍遥:小碎刀步!

 

【沉香兰居】

(月上中天,花摇叶动。)

荻花题叶(扇柄轻击掌心):夫子啊,荻花题叶不是你能随意利用的人,这一掌,你应该有所警觉了。将昊辰当成代罪羔羊的这一步,我料不到吗?哈……墨家,摊开在白日之下的证据,你们所换到的,不止是俏如来,整个道域反扑追杀,你们玩得起吗?

禹晔授真(急步匆匆):学长,快!开战了!

荻花题叶:我还没动作,你喊什么开战?

禹晔授真(汗流浃背):啊……啊……真喘……

荻花题叶:被追杀吗?

禹晔授真:水月同天……

荻花题叶:嗯?

禹晔授真:无情葬月、风逍遥……

荻花题叶:再来呢?

禹晔授真:恢复了,无情葬月恢复了!

荻花题叶:确定吗?

禹晔授真:非常确定。

荻花题叶:<千算万算不如天一划,血不染还在我的手上,那风对上月的结果……>

禹晔授真:风逍遥被打得真惨!

荻花题叶(惊愕):你说什么?

禹晔授真:而且,雪霏姑娘已经赶去了。

荻花题叶:啊?雪!(急切化走)

 

【水月同天】

(玲珑雪霏现身山崖观风月决。)

玲珑雪霏:啊……月,风……我该出手才是。(冰晶飘洒动真气)分星……

荻花题叶(突现):星流掌,你的目标只有两个,我想应该是风,因为你舍不得让心爱的月受伤。

玲珑雪霏:这是阻止。

荻花题叶:收掌吧,我来,也是要阻止。

(玲珑雪霏收敛劲气。)

荻花题叶:只是他……已经不是我们认识的无情葬月了。

玲珑雪霏:这是挑拨?

荻花题叶:雪,我多希望这场战局死的人,是……

玲珑雪霏:是谁?

荻花题叶:是吾荻花题叶。

玲珑雪霏:别再胡说。如何化解这场无意义的争斗,才是重点。

荻花题叶:我对他们一再包容,但他呢?今日主角若是我,你们会救我吗?

玲珑雪霏:这……我当然是会救你。

荻花题叶:感谢。有你这句话,足够了。

玲珑雪霏:你想怎么做?

荻花题叶:去四方山等消息,我会将风安全救回。

玲珑雪霏:我出面比你更适合。

荻花题叶:我不想再听见月用话来伤害你的心,因为这样,我会更心痛。

玲珑雪霏(叹气):唉……

荻花题叶:离开吧,相信我的能力。

玲珑雪霏:这……

荻花题叶:继续拖下去,风的状况就会更危险。

玲珑雪霏:好吧。(化去)

荻花题叶:嗯……化!

(崖下风月缠斗未休。)

无情葬月:血龙张翼任回旋。

风逍遥:掠步杀,疏狂!

(两招相拼,风逍遥被击退。)

无情葬月:结束了,丑恶的回忆……嗬!

[就在风逍遥性命垂危之际,漫天花雨,扑地而至,只见无情葬月双手合一,血剑向天。]

(破招收气,再观风逍遥已不见其踪。)

无情葬月:花……(离开)

 

【荒野】

(黄昏落花雨,荻花题叶携风逍遥来此。)

风逍遥:花痴,是你……啊……(吃痛)

荻花题叶:再迟一步,你就没命了。

风逍遥:我该向你感谢吗?

荻花题叶:如果你肯,我会收下。

风逍遥:你的出手还真及时。

荻花题叶:久别重逢,为何不减少对我的抱怨?我可是救你的人啊。

风逍遥:哈……你还是同样,真的让我看不透。

荻花题叶:省下吧,我不想与你吵架。

风逍遥:四方山,为什么你没来?

荻花题叶:我……为什么要去四方山?

风逍遥:水月同天的那一战,你真的不知情吗?

荻花题叶:质疑我?那我是否该质疑你?当初你为什么离开?是谁最先背叛了风花雪月?

风逍遥:唉……我讨厌看到你们的三角恋,到最后若是为了感情来翻脸,我真的不知道要站在哪一边。

荻花题叶:你会站在月那边,但我也真希望……你能站在我这边。

风逍遥:如果我能选择站在哪一边,我何必不告而别?

荻花题叶:真不幸,我们还是为了这段感情撕破脸了。

风逍遥:所以……水月同天那战,使用小碎刀步的人……

荻花题叶:是我,我承认就是我做的。

风逍遥(惊怒交加):你……

荻花题叶:你早就怀疑我了,我为什么不敢承认呢?

风逍遥:真的是你!(手扶刀)

荻花题叶:不难猜想,能了解小碎刀步的人,只有我们四人。尤其最后那一刀,我曾经向你讨教过。

风逍遥(震怒):荻花题叶!你……

荻花题叶(踱步细语):要如何幻化成风中捉刀,这对我来说,不难。

风逍遥:我该杀你吗!啊……(伤重复发,摇摇欲坠)

荻花题叶(扶起):坐下吧,让我替你疗伤。

风逍遥:不用。将所有的事情解释清楚。

荻花题叶:如果你想杀我,我不会还手,但我希望在我死后,你能帮我保护雪。

风逍遥:乱七八糟!你们到底是在想啥?我真的看不懂这其中情怨纠缠。

荻花题叶:你亲眼所见,无情葬月已经不是你所认识的人了,不是吗?

风逍遥:这……

荻花题叶:血不染已经影响他太深,已经到了无可救药的尽途。

风逍遥:因为这样,才让你们走上自相残杀的地步?

荻花题叶:我没勇气用我的真面目面对他,所以我才会假冒成你,抱歉。

风逍遥:你怕雪会怨恨你,如同今日的情形一样。

荻花题叶:让你成为代罪羔羊,是我的不对。雪会恨你,但不会杀你。

风逍遥:你就让她恨我?

荻花题叶:你不该被恨吗?

风逍遥:你还是认为是我背叛了你们?

荻花题叶:现在,也是我该面对的时刻了。

风逍遥:你很清楚,我不想看见这样的结果。

荻花题叶:我不要求你能像包容月一样的对待我,昊辰只要保护我最爱的人,死,也满足了。

风逍遥:这段冤仇,难解了。

荻花题叶:不管如何,一旦月再伤害到雪,我绝对会出手,而且,我希望……

风逍遥:好了,我要先离开了,感谢你。

荻花题叶:你的伤势……

风逍遥:啊,无妨,我还撑得住。

荻花题叶:一路小心,我暗中派人保护你。

风逍遥:你先顾好自己比较要紧。

荻花题叶:我送你一程吧。

风逍遥: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啰嗦啊!

荻花题叶:雪在四方山,我希望你苦劝她,别再介入。

风逍遥:嗯。(离开)

荻花题叶:风中捉刀,你果然是昊辰最敬重的——大哥啊……哈……

 

【野地】

(晚风拂苇草,明月照孤影。)

无情葬月(阖目):花雨飘散之后,雪,终于来临。

玲珑雪霏:你知晓我会来,又何必将花与我相提并论?

无情葬月:放心,我不会怪罪你们。

玲珑雪霏:将风伤得如此之重,月,你太无情了。

无情葬月:风与月的仇怨,花与雪,不该干涉。

玲珑雪霏:这段时间以来,风的付出,是你没看到的。

无情葬月:当初没杀了我,失算。

玲珑雪霏:你真的确定是风所为的吗?

无情葬月:他不该让我亲眼见到。

玲珑雪霏:是我对不起风,若不是风帮我,他今日也不会被你所伤。

(无情葬月不言。)

玲珑雪霏:你受伤了吗?让我看看好吗?

无情葬月:心内的伤痕,看不见,医不了。

玲珑雪霏:别再让我们走上后悔的道路,好吗?

无情葬月:请恕我无法放弃。

玲珑雪霏:多久了……你还是不曾改变你的想法,啊……

无情葬月:补偿,一直存放在我的心中。

玲珑雪霏:真的没转圜的余地?

无情葬月:替我转告一句话,好吗?漫渡深渊,通幽谷,花需要给我一个交代。

玲珑雪霏(心痛):啊……为什么你还是不放手?为什么一直找寻一个交代?

无情葬月:原谅我。

玲珑雪霏:迟了,已经太迟了。

(玲珑雪霏转身离去,泪流满面。无情葬月起身,伸手似欲挽回,终不可得。)

无情葬月(缓缓收手):名唤无情的人,命中终该无情吗?

 

【沉香兰居】

荻花题叶:动作越来越慢了,你该检讨了。

禹晔授真:学长要我处理的事情这么多,还嫌我动作慢。

荻花题叶:不过,现在你的动作若不快一点的话,那后果就真难料了。

禹晔授真(大惊退步):哈?难道……学长你真的不理我?

荻花题叶:你该为所做的行为,付出一定的责任。

禹晔授真:这……弃卒保帅,我心寒了。

荻花题叶:如果我不理你的话,那我直接将你送至无情葬月的面前就好了。

禹晔授真:学长,你真的会怕他?

荻花题叶:突来的变数,,打乱了吾全盘的计划,所以……(取信递过)这封信离开之后再观视,内中所写的内容,一定要切记。

禹晔授真:嗯,我明白了。

荻花题叶:快走吧,否则,我真的要保护你了。

禹晔授真:学长,保重。(离开)

荻花题叶:授真啊……原谅我,我必须选择这样做,才能保护阴阳学宗。啊……

 

【四方山】

(风逍遥步履微微踉跄,玲珑雪霏上前欲扶。)

玲珑雪霏:你无恙否?

风逍遥:花痴的动作真快,差一点点,我就要去见阎罗王了。

玲珑雪霏:伤得真重。月怎会痛下这种杀手?

风逍遥:你没问他的伤势呢。

玲珑雪霏:感谢你,一再忍让。

风逍遥:我知道了,你跟花痴都躲在山顶偷看啊。

玲珑雪霏:我本来想出手,但昊辰一直不愿意我介入此事。

风逍遥:老实讲,我头一次赞成花痴说的话。你先回去道域好了。

玲珑雪霏:为什么一直叫我回去道域?又为什么不让我化解此事?

风逍遥:这段仇,如果能简单地化解,那让你插手又何妨?

玲珑雪霏:我能证明,这件事绝对不是你做的。

风逍遥:你要如何证明这件事情与我无关?

玲珑雪霏: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风逍遥:我是说,现今的月应该听不进任何的解释,压抑在他心中的仇恨,太深了。

玲珑雪霏:你先在此疗伤。(递药)

风逍遥(接药):哇,这种效率,连药都准备好了。啊……

(风逍遥伤患复发,玲珑雪霏上前扶起观视。)

玲珑雪霏:让我帮你疗伤吧。

风逍遥:有一些伤,却是大罗金丹也治不好的。

玲珑雪霏:唉……

评论

热度(14)

  1. 紫宸谈妙筠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