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叶

墨武侠锋第16集 风花雪月部分口白

【野地】

(无情葬月端坐于草丛中,往事渐渐浮现。)

 

【回忆】

(道域修真院,童年无情葬月被三名学童欺辱殴打,无还手之力)。

学童甲:果然是剑宗有史以来最笨的白痴,这种人打乎死刚好。真正不知道他是靠什么关系进来修真院的。

学童乙:还不是因为他老爸是……

学童甲:哈哈……好在剑宗还有我们这群希望。

(殴打继续,童年风逍遥于树上探身。)

童年风逍遥:下面的,打完了吗?

学童甲(惊):谁?是谁在说话?

童年风逍遥:免找了,是我。(飞身下树)

学童甲:是你……刀宗的人!

学童乙(畏惧躲闪至学童甲身后):师兄,小心。听说他的刀法真快。

学童甲:喂!刀宗的!这是我们剑宗的家内事,不准你管!

童年风逍遥: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句话你有听过没?

学童甲:有听过。但是要出头,要有实力。

童年风逍遥:一对一,我和你!

学童甲:天元抡魁,一向都是我们剑宗的天下。走,来去校场!

童年风逍遥:不用这么麻烦啦,在这就好了。

(双方作势欲打,童年无情葬月仍伏地挣扎。)

童年风逍遥:人真多,没关系,一个一个来。

(三名学童扑上。)

(童年无情葬月尾随童年风逍遥而去,默然不语。)

童年风逍遥:哈哈哈……打了真爽啦!三招就落跑了。(回头)喂!你为什么都不说话?(走近)你是哑巴?还是……

童年无情葬月(轻声怯语):我……我不是……

童年风逍遥:哦!对了,为什么你家的师兄弟啊,都一直在欺负你?

童年无情葬月(摇头):我不知。

童年风逍遥:哼!最讨厌仗势欺人的!我有听说你的资质真差,仙舞剑诀一招都学不起来,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啊?

童年无情葬月:我……(摇头)我不想要学……

童年风逍遥:什么?你不想要学?那样你来修真院要做什么?

童年无情葬月:我也不知……

童年风逍遥:好啦好啦,你什么都不知,我也懒得问了。

(风逍遥欲离开,无情葬月小声啜泣。)

童年风逍遥:啊……(停下脚步)好啦好啦!你……你别伤心啦!不然这样啦,以后就由我来保护你,好不好?谁敢欺负你,就是欺负我!

童年无情葬月(擦泪,转悲为喜):真的吗?大哥要保护我?

童年风逍遥:为什么叫我大哥啊?你……

童年无情葬月:大哥是几月生的?

童年风逍遥:我喔?我是……

(回忆画面转换,黄发垂髫成束发,少年无情葬月持血不染与一众杀手对峙。)

少年无情葬月:残缺的月色之下,吾,再度开杀。

(剑锋微动,数名杀手命丧黄泉。)

少年无情葬月(挥剑不停);瑰丽的血雨,终又飘零落下。

(风声潇潇,少年风逍遥如疾风穿行来援,二人背对,杀手环绕。)

少年风逍遥:喂!没事吧?

少年无情葬月:当然。

少年风逍遥:准备好了吗?

少年无情葬月:风……

少年风逍遥:月……

风&月(拔刀提剑):无边!

(招出血雨落,漫天血雨下二人默立无言。回忆画面切换,漫漫夜色中少年无情葬月独自看星。)

少年玲珑雪霏:星光稀微,月映雪寒。(与无情葬月并列)

少年无情葬月:剑虽无情,情在心中。

(暗中偷看的荻花题叶愤而离去,来至小屋前见风逍遥正在烤鸡。)

少年风逍遥:花痴你回来了,真刚好……(举起烤鸡)

少年荻花题叶:我不饿,大哥你自己先吃。(进屋)

少年风逍遥:一……二……

(荻花题叶举茶,手不断颤抖,将茶杯砸在桌上。)

少年风逍遥:三!

(荻花题叶掀桌。)

少年风逍遥:茶太热了,去烫到嘴?

少年荻花题叶:不是。

少年风逍遥:还是茶太酸了,去涩到舌?

少年荻花题叶:算是吧。

少年风逍遥:啊……想开一点,醋喝太多,对身体也没多好。

少年荻花题叶:哼!(离开)

(少年风逍遥继续烤鸡,火光渐晦,回忆结束。)

 

【四方山】

风逍遥:哈!

玲珑雪霏:你笑什么?

风逍遥:想到过去,真是难以忘却的日子。

玲珑雪霏:风,愿意去想了?

(风逍遥起身,观崖壁风中捉刀四字。)

风逍遥(取出酒葫芦):我好很多了。

(玲珑雪霏欲夺酒葫芦,风逍遥闪开,拔开瓶塞饮酒。)

玲珑雪霏:喝太多,对身体不好。

风逍遥:我不喝,伤才会永远不好。酒是良丹妙药,你不曾听过?

玲珑雪霏:有这种说法吗?谁说的?

风逍遥:我说的。

玲珑雪霏:你还有心情说笑?

风逍遥(饮酒):<与其让你们去承受这些问题,不如……让我一个人承受就好。>

玲珑雪霏:化解这件事情的方法,我认为不难,但要先找出证据,证明你的清白。

风逍遥:我的头壳里面,根本就没在想那些有的没的。(举壶欲饮)哇,惨,我的良药没了。

玲珑雪霏:真好的机会,我们一同前往吧。

风逍遥:要去哪里?

玲珑雪霏:买酒啊。

风逍遥:买酒?

(玲珑雪霏转身离开。)

风逍遥:雪,你也等我一下!

 

【野地】

无情葬月:花,解释的时间,错失了。

(起身离去,夜色沉沉。)

 

【桃源渡口】

(斜阳将沉,禹晔授真泛舟而来,弃船上岸。)

禹晔授真:再会了,亲爱的学长,过一段时间,我就会回来陪你了。(转身见无情葬月,大骇)啊……无情葬……

无情葬月(截断):月!

禹晔授真:快走!(逃)

(无情葬月从容起身,禹晔授真逃亡中以术法向荻花题叶求援。)

 

【沉香兰居】

(荻花题叶收到讯息,见字曰:无情葬月,桃源渡口。)

荻花题叶:哈……来得好快。

(禹晔授真讯息再来,见字:吾命休矣,救我。)

荻花题叶:这……(握拳)

 

【树林】

(夜色已临,禹晔授真拆视前时书信。)

禹晔授真(大惊):什么!学长,你真的开除我?啊……

无情葬月(缓步出现):你杀了娇姨。

禹晔授真(惊退):啊……我……我……

(无情葬月指尖现红芒。)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