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叶

第18集 风花雪月部分口白

【野外】

(白日无迹风逍遥二人缠斗。)

风逍遥:你做什么?

白日无迹:杀你!嗬!(出招)

[突来的剑,杀得毫无头绪,却是剑剑致命杀机。刀光剑影,催落落叶纷纷,交接越是密集,困惑越是难解。]

风逍遥(收刀):要杀我也要有一个理由。

白日无迹:你知晓太多,而我,知晓的更多。

风逍遥:知晓什么?

白日无迹:孤血斗场,岁无偿的死因,这样够提醒你了吗?承认了吗?嚯!

(白日无迹再出剑,风逍遥避开。)

风逍遥:你是真心想杀我?

白日无迹:你认为呢?

风逍遥:要杀,那就来啊!(出刀)踏步杀,碎梦!

白日无迹:葬魂无踪!嗬!

(招过,白日无迹受伤。)

风逍遥:一个一个,我的朋友一个一个都要杀我,我到底是做人多失败?连你也要怀疑我!下一个呢?是军长老大仔?还是笨牛剑老小?我不知道你在讲什么!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讲什么!

白日无迹:我输了,你动手吧。

风逍遥:我为什么要动手啊?是你想杀我,不是我想杀你!无论你怎样看待我,我仍然将你当作是朋友。(收刀)虽然讲这句话伤感情,但认真打,你就真的不是我的对手。

白日无迹:我明白了,我可以相信你。

风逍遥:啊?你在试探我?

白日无迹:我知道,岁无偿不是无情葬月杀的。

 

【沉香兰居】

(荻花题叶静观血不染,玲珑雪霏前来。)

荻花题叶:你醒了?雪。

玲珑雪霏:啊……风呢?月呢?

荻花题叶:一切安好,并没有发生冲突,暂且放心。

玲珑雪霏:为什么将我带回沉香兰居?

荻花题叶:你昏厥了,我需要照顾你。

玲珑雪霏(见剑):血不染!

荻花题叶:我所做的一切,你能体会吗?

玲珑雪霏:误会一再加深,这个结,愈是难解。

荻花题叶:只要你一句话,我能闪就闪,但……风不同,对吧?顺水推舟而为,不失是一个解决的方式。

玲珑雪霏:如果这样发展下去……

荻花题叶:我能与风联手吗?

玲珑雪霏:当然不行!

荻花题叶:还是你想亲手……

玲珑雪霏:你又在挑拨。

荻花题叶:唉……这样做也不是,那样做也不对,身在幸福之中的人,永远不懂得珍惜。嗬啊!(动术法,血不染消失)封印再度加强,继续拖时间吧。

玲珑雪霏:拖时间……

荻花题叶:锋海剑夺是一个重要的关键,如果月顺利取回神器,那接下来,不管是月是不是与风,还是与我一战,风花雪月的悲剧,指日可待。如果事情不幸演变至那一天,雪……你想怎样做?

玲珑雪霏:昊辰,不可逼我。

荻花题叶:我知晓,我从来不曾逼过你,只是……太过保护你了。(转身欲离去)

玲珑雪霏:你又想去哪里?

荻花题叶:我的伤还没好,你忘记关心我了。

玲珑雪霏:抱歉。

荻花题叶:该说抱歉的人是我,是我没资格,无法让你快乐。

玲珑雪霏:昊辰……

 

【野外】

白日无迹:我知道,岁无偿不是无情葬月杀的。

风逍遥:你讲什么?

白日无迹:第一个想杀无情葬月的人,是我。我引他避开王宫守卫,再行伏杀,但是让他脱逃。

风逍遥:你为什么这样做?

白日无迹:为了你,为了掩盖水月同天的惨案。

风逍遥:你也认为水月同天的惨案是我做的?

白日无迹:你不承认?

风逍遥:你不相信我?

白日无迹:我不明白风花雪月之间的恩仇,但我知晓,他若恢复,你就会有危险。

风逍遥:尉长……

白日无迹:掌理情报,窥探隐私的人,我也不过是苗疆的黑瞳。我的朋友,不多。

风逍遥:我一个,军长一个,有够吗?

白日无迹:够了。

风逍遥:敬这句够了!(举壶饮酒)风逍遥有你这样的朋友,也够了。(再饮)后来呢?

白日无迹:我失手了,无情葬月逃走,但之后,我却发现了另一批人在追杀无情葬月,救走无情葬月的人,是王族亲卫的岁无偿。因为感到疑惑,所以我没下手。岁无偿安置好无情葬月之后,前往了孤血斗场,然后,我就在孤血斗场之外找到了岁无偿。

【回忆.孤血斗场】

岁无偿:是你!阴谋家是你!真是太好了!

白日无迹:阴谋家?你怎会这样认为?

岁无偿:嚯!(出招)

白日无迹(挡开):你在孤血斗场找到什么?

岁无偿:线索!(拔刀)

白日无迹:什么线索?

(岁无偿攻击,两人过招。)

白日无迹:你想杀我,不过是想替慕云追逸报仇,但你明明知晓,我若是阴谋家,绝不一个人单独来此灭口。

岁无偿:我为何要相信你?

白日无迹:因为你与无情葬月的行踪早就被我掌握了,在你进入之时,我就可以带人在此等待,将你灭口。

岁无偿:哼!

(双方收武器)

白日无迹:你在内中发现什么?

岁无偿:我没需要告知你。

白日无迹:为了苗疆,为了王,放下你的敌视与成见吧。

岁无偿:我自会向王禀报,你想知道什么,自己找吧!(离开)

(回忆结束)

白日无迹:岁无偿离开之后,我就进入孤血斗场查看,确定了孤血斗场背后有人操纵,而这群人潜伏在苗疆已久,带走孤血斗场的斗士,培养成自己的战力。之后我赶回王宫,要向王上禀告此事。

风逍遥:然后你就听到了岁无偿的死讯?

白日无迹:是。岁无偿死在王宫附近,我起疑了。我怀疑,凶手不是无情葬月。

风逍遥:你为什么不对王上讲?

白日无迹:因为无情葬月在王宫失踪了。如果这个人,真的潜伏在苗疆这么久,又培植了自己的势力,甚至可以在王宫之中,将无情葬月救出,那我怀疑,这个人极有可能藏身在王宫之中,而他暗藏的势力,也可能非常的庞大。

风逍遥:你怀疑谁?

白日无迹:谁都怀疑。我是统筹情报的人,我能发现女暴君,却无法发现这个人的组织。你听说俏如来的事情了吗?

风逍遥:什么事情?

白日无迹:俏如来与玄之玄决裂。

风逍遥:啊?竟有这种事情。

白日无迹:鳞族、中原、苗疆,同时有墨家主导高层,这样的巧合,真是巧合?

风逍遥:所以,你认为国师……

白日无迹:绝对不只他一个,但我无法确定他的党羽有多少。我若向王上禀报,毫无证据之下,无法动摇国师的地位,反而可能打草惊邪,造成动荡。

风逍遥:你需要我帮你?

白日无迹:我想知道,你与无情葬月的恩怨来由,是谁要杀无情葬月?

风逍遥:在加入铁军卫之时,我就已经抛弃了过往了。

白日无迹:我知道你想抛弃过去,但是过去……已经找上你了。

风逍遥:嗯……

 

【道域】

(此地云海翻波,海中有山,山环虹光,荻花题叶缓步而来。)

荻花题叶:挥笔点墨卷再开,醉仰观岚景悠哉。倾向兰曰敬邀曰,叹矣自笑一字呆。(展扇)

(云端忽响语,不见其行踪。)

靖灵君:是你,失踪多年的奇才,竟然会在道域现身。

荻花题叶:我在道域来去自如,无人察觉而已。

靖灵君:当时的年少,而今,英姿挺拔。

荻花题叶:英雄纵然老去,又怎会面目全非?

靖灵君:你的身份,应该要为道域贡献一份心力。

荻花题叶:我的身份,在道域早就没任何作用了。

靖灵君:说吧,你来找我的目的。

荻花题叶:有事相求……

靖灵君:有事相求?自黓龙君之乱后,我便退隐,与你,更只有十数年前的一面之缘。你背离道域,有何颜面与交情求我?

荻花题叶:苗疆锋海锻家,天下第一剑横空出世。

靖灵君:那是苗疆之事,天下第一,由得他狂妄。

荻花题叶:无情葬月。

靖灵君:嗯?执剑师岳万丘之子?

荻花题叶:血不染。

靖灵君:邪剑血不染?难道……

荻花题叶:如你所料,血不染是被无情葬月带走了。

靖灵君:嗯?

荻花题叶:现在是我在保管。

靖灵君:他用血不染多久了?

荻花题叶:已被侵蚀心性。

靖灵君:他可知岳万丘是怎样死的?

荻花题叶:知晓,所以放不下。

靖灵君:那他还敢?

荻花题叶:你不用急,血不染现在在吾手中。

靖灵君:嗯?

荻花题叶:没剑,他不是我的对手,但他想在锋海剑夺之中夺得天下第一剑。届时,我也难以阻止他。

靖灵君:只要远离血不染,便无关系,你可以带剑离开。

荻花题叶:真无关系,我便不会来找你。

靖灵君:嗯?

荻花题叶:他……还练了傲邪剑法。

靖灵君:啊?

[一声惊疑,震撼天地,转眼望云中,七彩飞虹降临大地。]

(剑落地,靖灵君现身。)

荻花题叶:英雄仍然傲骨,一身正气。登虹造殛,靖灵君。

靖灵君:天下第一的虚名,在靖灵君的眼内,已经不足为道,但血不染与傲邪剑法不能存世,更不能同为一人所得。

荻花题叶:这个问题,是你即将面对的问题。

靖灵君:你阻止不了他。

荻花题叶:你知道我与他的关系。

靖灵君:只为私情?

荻花题叶:啊……为什么要让荻花题叶为难自己?就算是逃避,我也只能用这种方式逃避。

靖灵君:吾与他,也有私情。

荻花题叶:私情不足以动摇你。

靖灵君:我会处理。

荻花题叶:如果真唤不回无情葬月……

靖灵君:唯有诛邪!(化去)

荻花题叶:月,失去血不染的你,还能对付昔日的剑宗能人吗?(离开)

 

【树林】

风逍遥:如果国师真的有问题,尉长是不是能找到证据?已经够复杂的事情,现在弄得越来越复杂。

俏如来(出现):风逍遥壮士。

风逍遥:啊,你?俏如来,你在找我?

俏如来:好不容易才寻得壮士踪迹。

风逍遥:你现在的处境很危险,找我做什么?

俏如来:可否告知俏如来风花雪月之事?

风逍遥:又是风花雪月的事情?我就是不明白,为什么我们的私人恩怨会惹上这么多事情?

俏如来:还有其他的人关注这件事?

风逍遥:先说你,为什么要问风花雪月的事情?

俏如来:因为,所有欠缺的线索,可能就在这一条。所有看似无关的事情,其实指向同一件事,只要找到这条线索,就能贯穿所有的事情,揭开一切的真相,甚至是……当年道域大乱之谜。

 

【锋海】

[锻神锋发出武林帖,一场锋海剑夺,招揽无数江湖刀剑客齐聚锋海。]

剑无极:哇!人真多。

雪山银燕:注意当中的人物。

侠客甲:这个锋海主人是什么来历啊?天下第一剑,还真敢讲!

侠客乙:听说是苗疆最厉害的铸师啊!

侠客丙:天下第一剑不是任飘渺吗?

侠客甲:那是在讲剑法啦!这是剑,那是人,你是在白痴什么啦?

侠客乙:哈哈……我若是赢了,是不是就可以拿到那支剑?

侠客甲:你去吃屎啦!

侠客乙:现场没看到什么厉害的人啊?

剑无极:不然你当恁爸不是人就对了!

雪山银燕:你看,是废苍生前辈。

(废苍生于人群中观望。)

剑无极:哇!还真正是他啊!

雪山银燕:去向前辈打一个招呼。(欲上前)

剑无极(拉住):等一下!

侠客甲:来了来了!人走出来了!

(何妨、莫听、锻神锋依次出现。)

锻神锋:谈风月,评圣愚,抚剑笑公输。巧夺班门明夜火,锋海……

剑无极(打断):金锋仔啊!(蹦蹦跳跳)好久不见了!

锻神锋:嗯?

剑无极:是我啦!我跟笨牛来看你了!(推开人群上前。)

莫听:啊!是主人是好朋友,剑老小跟笨牛。

锻神锋:又是你们!

剑无极:欸!三八仔,有好东西关照自己的兄弟,小小声就好了,还发什么武林帖,讲给通武林知?想要我出名也别这样嘛!(回头)大家啊!好,散会了!这剑是金锋仔要送我的礼物,我拿了就走,麻烦大家来观礼,抱歉喔……(被锻神锋捏肩)啊!痛痛痛……痛啦!

锻神锋:你可能误会什么了,要得到这口剑,要自己的本事啊。

剑无极:啊!金锋仔,我知道了,大家交情这么好,别生气嘛,先放手,放手。你看前面那群阿斯巴辣,甘有可能是我的对手?

锻神锋(松手):哼!

雪山银燕(对剑无极):吃到亏了吧。

剑无极:金锋仔个性真坏!

锻神锋(正襟面向群侠):各位,今日来……

梦虯孙(拍开众人冲入):闪开!

(众人闪退。)

剑无极:哇!来了一个看起来很厉害的人物!

雪山银燕:他的头顶有角。

侠客丙:他的头顶有角,是魔族!魔族的人!

梦虯孙:魔族?哼!(动真气)

侠客丙:哇!(被震飞)

梦虯孙:鳞族,乞罗八景,梦虯孙!(大步上前)剑呢?

锻神锋:还未现世,吾还有话要说。

梦虯孙:看到鬼!还要等喔!(靠竹席地而坐)有话快讲!

锻神锋:人都到齐了吗?(众人顾盼)两千年来……

靖灵君(闻声未见人):道域,登虹造殛,靖灵君。(虹光中现身)锋海参会!

锻神锋:哇!金锋仔!这个气势做了比你还大,你的锋头被抢走了!

莫听:是啊,我也这样感觉。

锻神锋:嗯?

(莫听惊。)

靖灵君(见梦虯孙):嗯?魔族?

梦虯孙:看到鬼!不是!

靖灵君:哼!(环视众人)<无情葬月没来吗?>

剑无极(对锻神锋):他一点都没将你放在眼内呢,没要紧,金锋仔,我替你提醒一下。(对靖灵君)喂!面前的先觉啊!注重一下主人!

靖灵君:嗯。

(众人退开,锻神锋重正襟宣讲。)

锻神锋:各位,接续方才,两千年来,世人品评名刀宝器,粗浅者,知公治、干将名匠;稍识者,知无名巧作;罕见神兵通知者,解中原废字流、苗疆锻家,源远流长,并肩齐名。

废苍生:放屁!

锻神锋:嗯?(抑怒)再说锋海产铁,其质特殊,名唤锋海神铁,锻家世居在此,数百年来,铸造无数宝器,旨在追求旷古绝今,而今神器已成,锻家即将超越废字流,独占魁首。锋海剑夺,便是要觅得神器其主,今日咱……

(忽闻惨呼,数名侠客被击飞,稀微光芒中无情葬月现踪。)

无情葬月:芳菲阑珊,夙缘鶗鴃,风驷云轩愁誓约。夜蝶飞阶,霎微雨阙,剑锋无情人葬月。(缓步穿过众人)

靖灵君:<他就是无情葬月。>

无情葬月(对锻神锋):你是锋海主人?

锻神锋:怎样?(握拳抑怒)

无情葬月:吾要你的剑。

玄狐(乍然出现):那不能!

[一声不能,周身所散发的森冷剑意,令在场众人心中一冷。]

玄狐(走向锻神锋):我需要一口剑。你……有吗?

雪山银燕:啊!玄狐!你还未死?

剑无极:哪有可能啊!

(二人拔枪扶剑,凛凛对敌。)

玄狐:我已经对你们失去兴趣。(转头)剑,在哪里?天下第一神器。

梦虯孙(起身):对啊!等半天,听半天废话,你讲的天下第一在哪里?神器在哪里啊?

锻神锋(转身长吸气):呼……(冷静面向众人)你们要找剑,剑就在你们眼前,但天下间,没人可以取出。

梦虯孙:看到鬼!

锻神锋:这口剑虽然是我亲手铸出,却不能由我亲手取出。

靖灵君:喔?什么原因?

锻神锋:因为铸造它的剑炉,非同小可。

梦虯孙:看到鬼!既然拿不出来,你叫我们来这干啥?

废苍生(自语):难道是……

锻神锋:错了,这才是我召开锋海剑夺的原因!嚯啊!

[只见锻神锋化出文帝双剑,顿时华光万丈,随即持剑纵身。]

锻神锋:剑绘.炉阵炼天.河汉皆焰!嗬啊!

(顿时地陷若倾颓,其中逸红光。)

众人(站立不稳):地震!地震了!

废苍生:天火地精,王骨锁阵,道引八气,炼铁成菁,是天地烘炉!

(天地烘炉破地而出,众人仰视,见锻神锋立炉顶正中。)



——————————————————————

为了月那一句我要你的剑……我居然把整个锋海部分全录下来了……真是醉了。

评论(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