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叶

第19集 风花雪月部分口白

【锋海】

[天火地精,王骨锁阵,道引八气,炼铁成菁。锻神锋升起天地烘炉,磅礴的气势众人为之震撼。]

剑无极:气势做这么大,是有必要这么高调吗?

废苍生:天地烘炉,非一人之力可启。原来这就是你发武林贴的原因。

锻神锋:神器就在内中,唯有众人同时出招,破炉取剑。

莫听&何妨:众人快出招击碎天地烘炉,才有机会取得神器。

[同一时间,数百道刀剑掌气同时袭向天地烘炉。掌气虽众,却是散而无用。]

侠客丙:啊!都没效。

别停下来,再继续。

侠客丙:啊?继续哦?

(群侠继续发力击天地烘炉。)

废苍生:毫无目标,一群废物。嗬啊……

[废苍生化出锈剑,纵身飞跃,聚万钧之力,凌空冲击,一点突破。]

(天地烘炉被击出裂缝。)

[反震之力,将废苍生震开数十丈。]

雪山银燕:啊!前辈!

剑无极:笨牛啊,帮忙啊。

雪山银燕:神魔一念,焰龙无双!

剑无极:一剑无声!

梦虯孙:八景江湖.晚钟荡回梦!

靖灵君:仙舞.鎏云飘迹!

玄狐:剑劫.竞魔跨限!

无情葬月:血布长河!

[六名高手同时出招,击中烘炉裂缝,顿时响动数里。天地烘炉,碎裂了。]

(大部分人被震飞。)

[烘炉碎裂之后,出现一口神器,透出不凡气韵。]

剑无极:这就是……天下第一神器!

锻神锋:此剑名为……风华绝代。

 

【树林】

风逍遥:你想知道关于风花雪月与道域的往事?

俏如来:是。当年道域大乱,曾有墨家介入。而今的玄之玄与苗疆国师忘今焉,皆是墨家九算之一,他们的目的就是光大墨家,掌握权力。我相信这当中,必定有所关联。

风逍遥:又跟国师有关系?

俏如来:怎样了?

风逍遥:嗯……风花雪月,我们四人都是出自不同的派门。月,是仙舞剑宗的学员,雪是紫微星宗的门人,而花则出身阴阳学宗。初识之时,我们还只是孩童。

俏如来:如俏如来猜测不差,你们都是出自修真院的逸材。

风逍遥:哇!连这你也知道。

俏如来:道域曾派人接触过俏如来。修真院惨案发生之时,唯有四名孩童逃过血劫,我想应该就是你们了。

风逍遥:是,我们在修真院结识,虽是同修,也是竞逐的对手。修真院的孩童,都是为了十二年一度的天元抡魁为目的修行,在这亦敌亦友的往来间,我们四人的感情特别深厚。(饮酒)月虽是出身剑宗,但当时的他对于学剑的天分并不突出,因此时常受到欺凌。当时的他非常封闭自我,若不是花与雪,他根本不会打开自己的心扉。

俏如来:嗯?

风逍遥:怎样了?

俏如来:既然不善学剑,怎能进入修真院修行?

风逍遥:当时以月的资质能可进入修真院,着实让人意外,众人皆认为是……因为他的父亲执剑师岳万丘哀求掌令玉千城之故。

俏如来:执剑师?是剑宗重要的职位吗?

风逍遥:是。执剑师的工作,是把守剑宗镇压的邪剑秘录,血不染,以及傲邪剑法。

俏如来:血不染与傲邪剑法……

风逍遥:传闻血不染与傲邪剑法皆会改变人的心性,两者相辅相成,修习者也会变得残暴嗜血、心智迷茫。血不染邪气尤重,甚至只是看顾,也会被它影响心性。

俏如来:你们后来是怎样逃过修真院的惨案?

风逍遥:修真院的惨案……就是那一天,让世界不同了。(饮酒)那一年,是月轮花开花的日子。

(风逍遥陷入回忆。)

少年荻花题叶:你们听讲吗?今夜是十五年一次,月轮花开花的日子。

少年风逍遥:喂!花痴,你该不会想去看花吧?

少年玲珑雪霏:我们已经夜逃很多次了,若这次又是被抓到,一定会被赶出修真院。

少年荻花题叶:那就别被抓到就好了。我们三人的成绩最好,就算被抓到了,掌令听闻,也会替我们讨保。毕竟我们可是下届天元抡魁的大热门,谁赢了,谁就是下届神君。

少年风逍遥:神君又不可以吃,威风十二年而已,还不是要换人做?

少年玲珑雪霏:你讲我们三人,但是他……(回头看无情葬月)

少年无情葬月(摆手):你们不用管我。

少年风逍遥:不用管你?是不用管你去不去,还是不用管你是不是会被赶出修真院?

少年荻花题叶:放心走啦!有我与雪霏的障眼术掩蔽,老师他们一定抓不到我们。月轮花十五年开一次,上回开花我们还未出世,这么难得的机会,不把握吗?雪,你真正没兴趣?

少年玲珑雪霏:这……月。

少年无情葬月:你们要去,就去。

少年风逍遥:你到底是要跟不跟?先讲好,你不去,我就不去了。

少年荻花题叶:不讲话,就当作你讲好了。那用完晚膳,炼丹宫老地方见面。

(回忆结束。)

风逍遥:那一日,我们离开了修真院,再回来时,是不忍卒睹的惨状。(闭眼)一百六十六名学童,二十八名老师,皆死于心口中掌,留下了十字的掌纹。

俏如来:不可能!

风逍遥:嗯?你讲什么?

俏如来:啊……没事。风逍遥壮士,请你继续讲。

风逍遥:遍地的尸体,个个皆是昔日的同学,有交好的,也有交恶的。无论是之前嬉闹的同伴,或是互相竞争的对手,而今都是……一具具冰冷的尸体。这样的惨状,对当时还是少年的我们,冲击实在太大,我们至今……都忘记不了修真院那一日的惨况。(饮酒)惨案发生之后,道域震动了。为了追查惨案,也为了保护我们四名幸存者,我们各自回到本宗,接受到了严厉的质问。再次见面的时候,就听闻了对于无情葬月第二次的重大打击。

俏如来:什么打击?

(风逍遥饮酒,陷入回忆。)

少年玲珑雪霏:你听讲了吗?岳伯父的事情?

少年风逍遥:听闻了,但是……怎会这样?

少年玲珑雪霏:血不染的邪气太重,岳伯父日夜看顾,被邪气感染,才会……神君也是逼不得已,才下杀手。

少年荻花题叶(出现):我去见过月了。

少年玲珑雪霏:他怎样了?

少年荻花题叶:他不肯见我。

少年风逍遥:我去找他。

少年荻花题叶:风,自从修真院的事情发生之后,我们就被看顾得很紧,这次能出来见面,已经非常不容易。现在四宗关系非常紧张,要去剑宗找月,一定会受到阻碍。

少年风逍遥:你又讲你去找过他了?

少年荻花题叶:就是被阻挡了,又问过人,才知道他不肯见我们。

少年玲珑雪霏:啊……他一定很伤心。

少年荻花题叶:修真院只剩下我们四人,如果要再举行天元抡魁,一定就是我们四人参赛。

少年风逍遥:谁还有心情管这个?

少年荻花题叶:你应该赶紧拜托天师保佑,让天元抡魁能顺利进行。

少年风逍遥:为什么?

(回忆结束。)

俏如来:你说岳万丘前辈被血不染的魔气影响,手持血不染攻击了时任神君的玉千城?

风逍遥:是。当时我还不明白花痴的意思,后来天元抡魁果然不再举行,付出的……就是更惨重的代价。

俏如来:黓龙君之乱。

风逍遥:黓龙君这个人行事低调隐密,有听说他原本非是道域之人,后来不知道如何攀上了阴阳宗主。

俏如来:你见过他吗?

风逍遥:只有花痴见过他。

俏如来:后来呢?

风逍遥:我们四人被严密看管,难得见面。再过不久,阴阳学宗派人请师尊前往商谈,之后,师尊就不曾回来了。

俏如来:莫非令师便是刀宗掌令?

风逍遥:是。我是师尊最后的入门弟子,拜师之后,就进入修真院学习。

俏如来:如此说来,阴阳宗主嫌疑难洗。

风逍遥:师尊的死,让局势爆发,千夫所指,阴阳宗主成为最大的阴谋家,黓龙君是幕后黑手。桃源仙境,神君玉千城与辅师约见了阴阳宗主,结果三人身亡,天师云杖不知下落,道域爆发内战,我们四人……终于要划分立场,各自为敌。

(风逍遥陷入回忆。混乱血战,杀声震天。)

众人:杀啊……杀啊!

刀宗子弟甲:该死的阴阳宗,为我们刀宗掌令报仇啦!

剑宗子弟甲:为神君偿命来!杀啊!

(杀戮过后,尸横遍野,少年风逍遥来到战场,环视惨状。)

少年风逍遥(悲愤):为什么,要这样彼此残杀?

(小聚处,玲珑雪霏见风逍遥归来。)

少年玲珑雪霏:风。

少年风逍遥:都死了!七师叔、诸位师兄!

少年玲珑雪霏:啊!(颤抖)

少年荻花题叶(出现):风。

少年风逍遥:是你!

少年荻花题叶:你也认为,是家师杀了令师?

少年风逍遥:我不知道!

少年荻花题叶:家师不是那种人,一切都是黓龙君的阴谋。

少年风逍遥:那就该找向黓龙君!而不是继续这场战争!

少年荻花题叶:这不是我们能阻止的。

少年玲珑雪霏:月呢?这么久没见到他,我很担心他。

少年荻花题叶:所以你只记挂月吗?

少年玲珑雪霏:不是!他是……

少年荻花题叶:你不用担心,他不是什么背负期待的奇才,你不用担心在战场上遇见他。

少年风逍遥:什么意思?

少年荻花题叶:为了取得胜利,阴阳宗已经决议将怒天之惩的秘笈交给我了。

少年风逍遥:啊?

少年荻花题叶:其实你也得到醉生梦死的刀谱了吧?我们总有一天会在战场上相见。届时,你死我活。

少年玲珑雪霏:别这样!你们……你们不能自相残杀!

少年荻花题叶:有什么办法可以阻止?

少年玲珑雪霏:这……

少年荻花题叶:风,到时你千万不可留情啊。

少年风逍遥:我……我不会对自己的兄弟动刀!

少年荻花题叶:那你死定了。

少年风逍遥:够了!这一切的征战都够了!我学刀,不是为了残杀自己的同胞,不是为了残杀自己的兄弟!

少年玲珑雪霏:风……

少年风逍遥:离开!我们离开吧!就算我们没能力阻止这场战争,至少,别卷入这当中!

少年荻花题叶:这样可是背叛。

少年风逍遥:作叛徒跟杀兄弟,选一项吧!

少年玲珑雪霏:那……那月,月该怎么办?

少年无情葬月(负血不染出现):我跟你们一同离开。

少年风逍遥(震惊):啊!你背上的剑是……

少年无情葬月:血不染。

(回忆结束。)

风逍遥:就这样,为了摆脱内战以及兄弟相残的未来,我们四人,风花雪月,离开了道域。

俏如来:无情葬月就这样带走血不染?

风逍遥:是。当时神君玉千城与执剑师皆已身亡,月是执剑师之子,自然有办法取得血不染,他同时带走的,还有傲邪剑谱。虽然花极力反对,但是他仍然坚持。

俏如来:为什么?

风逍遥:因为……

(风逍遥陷入回忆。)

少年荻花题叶:你不能带着血不染,它会影响你的心智。

(无情葬月沉默。)

少年荻花题叶(转身):风,雪,你们劝月,快将血不染交回去。

少年风逍遥:月,花说的对,你不能带着这口剑。

少年玲珑雪霏:你难道忘却了岳伯父……岳伯父他是怎样被邪剑感染,才会、才会……

少年无情葬月:这是父亲拜托我的。

少年玲珑雪霏:是岳伯父拜托你的?

少年无情葬月:他说,以后保管血不染的任务就交给我了。

少年荻花题叶:他只是希望你以后能继承执剑师的职位。

少年玲珑雪霏:月,送回血不染,我们离开道域,好吗?

少年无情葬月:送不回去了。

少年风逍遥:为什么?

少年无情葬月:送回,就要问罪。

少年风逍遥:你……我们离开吧!

少年无情葬月:风……

少年风逍遥:月讲得没错,现在剑宗一定发现血不染失踪,现在送回,他一定会遭受处罚,他又是……你们知道岳伯父的事情,现在这种局势之下将剑送回剑宗,剑宗的人会怎样想?

少年玲珑雪霏:他们会认为月是准备为父报仇,才会偷走血不染。

少年风逍遥:你们做决定好了,我们离开之后,就再也不能回到道域了。

少年荻花题叶:雪霏,你真要跟我们走?紫微星宗现在还未卷入战火之中。

少年玲珑雪霏:那星宗更没需要我的理由了!

少年荻花题叶(叹息):啊……看来你心意坚决。(转身)道域,故乡,从此一别,再会无期。

(四人同去。回忆结束。)

风逍遥:我们离开了道域,来到苗疆,风花雪月,倚仗着各自的本事,在苗疆闯下了一番名号。当时的我,年少轻狂,醉生梦死的刀谱让我在苗疆留名,而月……我们无法阻止他修炼傲邪剑法,终于让他踏上了他父亲的旧途。

俏如来:风中捉刀,就是你当时的化名?

风逍遥:是。

俏如来:嗯……能否再请问,壮士与岳前辈生前是否熟悉?他是怎样的一个人?

风逍遥:我在修真院见过他几次,岳伯父沉默寡言,威而不严,见过他的人啊,都将他是一名朴实可靠的人,月的母亲是玉千城的表妹,年轻早夭,岳伯父终身不娶,可见痴情。

俏如来:嗯……前任神君玉千城可有子嗣?

风逍遥:没,玉夫人是前任剑宗掌令之女,并未生下子女,死前也以此为憾。

俏如来:你们如此坚定的友情,风花雪月,又是如何分裂?

风逍遥:能破坏友情的东西,往往只有一种。

俏如来:爱情?

风逍遥:你见过雪霏,你应该理解。

俏如来:最伤情者,仍是情啊。

风逍遥:月修习了傲邪剑法,心性变化越来越大,连讲话也变得阴阳怪气,更变得嗜杀,原本的友谊也因为感情的因素,终于变化了。原本是为了避开兄弟相残才离开道域,却在道域之外面临兄弟的抉择,帮月,或者帮花,我不能决定,也不愿意决定。我不愿意见到他们相杀,却明白那一天早晚会来到,所以……我抛弃了风花雪月的名号,离开了。

俏如来:既然你不是苗疆出身,为何又会加入铁军卫?

风逍遥:这又是另一段故事了。怎样,现在你明白风花雪月与道域之间的关系了,有得到什么?

俏如来:荻花题叶,辅君,黓龙君……原来如此。(抬头望天)师尊,你让冥医前辈交给我那封遗书,当真用心良苦。

风逍遥:俏如来,你明白什么了?你有办法揭穿国师的阴谋吗?

俏如来:最后再请问你一件事情,听你之前的语气,还有别人向你探听风花雪月的消息,那个人是谁?

风逍遥:是尉长,白日无迹。

俏如来:嗯……

 

【大家好我是锋海剑夺部分,风华绝代的得主是玄狐,然后无情葬月借走了。】

 

【树林】

[离开锋海的无情葬月,欲找寻荻花题叶,半路上……]

(靖灵君脚踏石块,背对无情葬月拦于路中。)

靖灵君:你要去那里?

无情葬月:你是道域的剑客。

靖灵君:你连我也忘记了吗?还是故意认不出我?

无情葬月:道域的一切,已经与我无关。

靖灵君:但与吾有关。(转身提剑上前)你不能带走血不染。

无情葬月:你阻止不了我。(指现芒)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