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妙筠

第20集 风花雪月部分口白

【树林】

靖灵君:凭借着邪剑的污染,会是无法自拔的沉沦。

无情葬月:选择杀戮的剑,就不存在神圣一词。(拔剑)

靖灵君:七彩贯虹!嗬啊!(出剑)

 [剑宗之斗初开篇章,正与邪的对立,各自逞能,尽展不凡之势。]

无情葬月:血冥昼晦!

靖灵君:仙舞.鎏云飘迹!

(二人拼斗,靖灵君剑被挑飞。)

靖灵君:嗯,不差。

无情葬月:傲邪剑法,是为克制仙舞剑诀而生。

靖灵君:哈,不用提醒我仙舞剑宗的历史。(重执剑)正邪不两立,邪终究不能胜正。仙舞.神影指路!

无情葬月:剑锋无情,人葬月!

(道剑争,无情葬月被震退。)

靖灵君:重蹈覆辙,令尊的下场,概是苦状万分!使用正确的心法运剑,才能脱离邪道。

无情葬月:省下多余的口舌,教导,是胜利者的权利。

靖灵君:若非是与令尊的交情,我绝不留情!

无情葬月:无情绝情,何必留情。

靖灵君:执迷不悟!仙舞.神虹开道!

无情葬月:血龙张翼任回旋!

(二人过招,各自受伤。无情葬月回头不见靖灵君踪影。)

无情葬月:嗯……

靖灵君(传音):这是唯一,也是最后的警告,是人控剑,非剑控人。放不下血不染,靖灵君,唯能制裁!

(无情葬月收剑。)

 

【沉香兰居】

(荻花题叶独自斟酌饮茶。)

无情葬月:荻花题叶,昊辰。

荻花题叶(再斟):终究还是来了。(饮罢展扇)我,还能闪避吗?(转身)

无情葬月:最后的奉劝,归还血不染!

荻花题叶:啊……沉香兰居,将毁也。

(施术,血不染出现,无情葬月急步上前。)

无情葬月:血不染!(欲取)

荻花题叶(阻拦):战胜我,血不染双手奉还。(动真气)

无情葬月(被震退):放下所有的牵挂,尽情一战。(拔剑)

荻花题叶:牵挂,情份,最绝情的人,永远是你!

无情葬月:嗬啊!(出剑)

[血不染近在眼前,无情葬月心动,人动,风华绝代随手啸动。]

荻花题叶:月,你真正不懂放弃吗?

无情葬月(回头看血不染):剑锋无情……(挥剑)

荻花题叶:嗬啊!(展术法)

无情葬月:人葬月!

荻花题叶:大地之罚!

(无情葬月击破术阵,荻花题叶受伤。)

荻花题叶(后退):想不到这世间,还有其他的兵器能承受傲邪剑法。哈啊!(手中现阵)

[昔日情谊再度破裂,激战中,剑,仍是无情,掌,仍是无奈。]

无情葬月:血染尘嚣尽锋芒!

荻花题叶:大地之壁!

(万剑影动,剑阵对决。)

荻花题叶:为什么不能让你清醒?

为什么你还是不能满足?真正要逼我,那我会让你后悔!

无情葬月:多言无益。

荻花题叶:怒天之惩!(蓄势)

无情葬月(举剑):傲邪剑法最终式,向来只有血不染可以承受,今日,就由你代替。

[五行召唤之术,天上忽起风云急涌之势。反观另一方面……]

无情葬月(碎帽散发):血神霸临战天下!

(极招相对,荻花题叶落败,手握无情葬月剑尖。)

无情葬月:昊辰,你输了!

荻花题叶:月,留情了。

无情葬月:花也留情了。

荻花题叶:我的目的,从来,就不是要杀你!(挺身撞入剑尖)

无情葬月(惊):花!(松手后退)

荻花题叶:这样……能唤醒你吗?

玲珑雪霏(突现):昊辰!(疾步上前。)

无情葬月:这……

(玲珑雪霏为荻花题叶点穴拔剑,风华绝代被弃置于地。)

玲珑雪霏(悲鸣):无情葬月,伤害我最重的人,犹原……还是你!

无情葬月(颤抖):雪!

玲珑雪霏:用昔日的情谊,甚至是不惜用自己的血,昊辰想要淡化你与风的仇怨,你能体会吗?(含泪)

无情葬月:我无法容许风的残忍,我无法原谅风的背叛!我一定要杀风中捉刀……我一定要杀风中捉刀!

玲珑雪霏:那花与雪的结局,是不是皆要死在月的剑下?(放下荻花题叶)

无情葬月:我并没要伤害你们!

玲珑雪霏:为了血不染,你……嗬!

(玲珑雪霏破术法将血不染吸至掌中,抛给无情葬月。)

玲珑雪霏:来,用血不染,杀我!

无情葬月(转身闭目):雪,原谅我。

玲珑雪霏:嗬啊!(运掌)

(无情葬月回头,玲珑雪霏猝然停止运功,狠狠掌掴无情葬月。)

玲珑雪霏(流泪):曾经的一切,你完全抛弃了。(再掴)你的心,除了仇恨,再也容不下真情!

(无情葬月流泪。)

玲珑雪霏:我曾经为你流过了多少眼泪,你知道吗?(抚摸无情葬月脸颊,再掌掴)我的心,曾经有你的位置。(抚摸无情葬月脸颊)但现在……我无法再容忍你!(再掴)

无情葬月(阻拦):好了!(拾风华绝代,转身欲去)

玲珑雪霏:无情葬月!

无情葬月:本属于最美丽的谜题,(看风华绝代)我还在追寻!(离开)

玲珑雪霏:啊,昊辰!

(玲珑雪霏扶起荻花题叶,环视周围,为荻花题叶疗伤。)

 

【桃源渡口】

风逍遥(徘徊):锋海剑夺的结果已经出炉,嗯,先来去找花痴才是。

(无情葬月泛舟而来。)

风逍遥:<嗯,是月!>(躲入暗处)

(无情葬月登岸,执剑离去。)

风逍遥:<血不染……>月已经拿到血不染,那……啊!花痴!(焦急离去)

 

【枫林】

(玲珑雪霏为荻花题叶疗伤,风逍遥匆匆赶来。)

风逍遥:花痴!

玲珑雪霏(收功):性命保住了。

风逍遥:无情葬月……(握拳)

玲珑雪霏:风,不可。

(风逍遥欲离开,玲珑雪霏阻拦。)

风逍遥:雪,你退开!

玲珑雪霏:能否听进我的苦劝?算我求你。

风逍遥:退无可退,忍无可忍!

玲珑雪霏:这个结,一定要用性命来解开吗?

风逍遥:这已经是最后的办法。

玲珑雪霏:我们也可以再逃避啊!

风逍遥:逃得了一时,逃不了一世。我们对他的包容,已经太多了!

玲珑雪霏:我一直希望我们有重新开始的机会,但你们……却不容许有这个机会的来临。

风逍遥:有,有这个机会,将他打到残废,废掉他的武功,就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如果……我还能控制自己。

玲珑雪霏:啊……你想做什么?

(玲珑雪霏欲阻拦风逍遥,被击晕。)

 

【野外】

(雪山银燕、剑无极于锋海外焦虑等候,无情葬月持风华绝代前来。)

雪山银燕:无情葬月!

剑无极:啊,你回来了!

(无情葬月目不斜视,径直而过。)

剑无极:稍等一下啊!上回忘记讲,我们是修儒的好朋友啊!

无情葬月(止步):修儒……(回头)

剑无极:是啊,修儒人呢?

无情葬月:他在安全的地方。

剑无极:你为什么将他藏起来啊?

无情葬月:为了他的安全,为了我的复仇。

雪山银燕:什么意思?

(无情葬月转身准备进入锋海。)

剑无极:等一下啊!你真要将这口剑带入锋海,交给那只狐狸喔?

无情葬月:我的剑只有血不染。

剑无极:喂!喂!

雪山银燕:剑无极。

剑无极(握剑):没办法了!

废苍生(出现):你将这支破剑送回来了?交我吧。

(无情葬月递过风华绝代,离开。)

 

【荒郊】

(无情葬月负剑独行,一封飞书突至。)

无情葬月(看信):四方山。(离开)

(信中言:四方山,生死一决。风中捉刀。)

 

【四方山】

风逍遥(饮酒):我原本以为,避开你们就能避免看到兄弟相残的一幕。

(无情葬月大步而来。)

风逍遥:是风花雪月的友情太薄弱,还是我们太一厢情愿,没将我们当作是兄弟?

无情葬月:背叛的风,注定要在月下消失。

风逍遥:你认为我背叛你,那你是不是也背叛了我?

无情葬月:丑恶,该被抹去,记忆中的污点。

风逍遥:为什么,你甘愿放弃雪,放弃兄弟,就是不肯放弃血不染?

无情葬月:那美丽的谜题,我还在追寻。

风逍遥:够了!真正够了!你的胡言乱语,你追寻的谜题,我今日就能给你答案!

无情葬月:给我解答?

风逍遥:你死,或者,我倒下!

无情葬月:芳菲阑珊,夙缘鶗鴃,风驷云轩愁誓约。(握剑)夜蝶飞阶,霎微雨阙,(出鞘)剑锋无情人葬月。

(风逍遥抛壶拔剑,生死一决。)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