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妙筠

第21集 风花雪月部分口白

【四方山】

(四野寂寂,寒风潇潇,一只蚂蚱附着于草尖。)

[刀剑相竞,生死一决,抛弃了共同的过往,运使自身的兵器,刻画出一段血泪交织。退无可退,忍无可忍,难以修补的裂痕,任随命运的摆布,再开杀戮血道。]

风逍遥:掠步杀.疏狂!

无情葬月:血龙张翼任回旋!

[曾经的相知相惜,曾经的生死与共,早被蒙蔽的心,增添仇恨蔓延,早被捉弄的情,彼此消逝不存。]

无情葬月:血染尘嚣尽锋芒!

风逍遥:回步杀.萧索!

[剧烈的肢接,蒸腾了体内的酒气,越杀,越是清醒,越醒,越难压抑,潜藏在体内的本能,逐渐张狂。]

风逍遥:败吧,在我还能控制自己之前。嗬啊!

无情葬月:失败,那不是属于我的名词。血布长河!

风逍遥:呃啊!(被无情葬月右手指剑击中,跪地)

无情葬月:那耻辱,不能再刻印在我的身上。

风逍遥:变强,对你而言,真正这么重要?傲邪剑法,真正改变了你吗?那醉生梦死,是不是又改变了我?(望酒葫芦)如果我还能控制自己。风月无边,一个纪念的名字,(眼泛红)舍弃了,便不再压抑!不再压抑,那就是疯狂的开始!哈——啊!(散发,站起)

无情葬月:你终于释放你的本性,醉生梦死的极致,那残忍的面目,终于又让我亲眼看见。(取面具)我也用最残暴的一面,完结这一生的……悔恨啊!(戴)

[极端极端极端,醉生梦死的极致,竟是最疯狂之态。面对昔日的丑恶记忆,无情葬月心恨,剑,也势必除恨。]

无情葬月:了结这段名副其实的悲哀。

风逍遥:嗬啊——

无情葬月:傲邪剑法——(腾空)

风逍遥:横步杀——

无情葬月:血神霸临战天下!

风逍遥:惊鸿!

[刀剑两宗极致武学的冲击,也是内心最深层的冲击。]

风逍遥:杀!

无情葬月:杀!

[不愿闪避的攻击,用伤势换得伤势,生死更迭,在两人错身的刹那——]

(双双跪地,溅血。)

无情葬月:再来。

风逍遥:嗬啊!

[月下追风,风中追月,激烈的缠斗,宣告着胜负即将来临。]

风逍遥:极步杀.寂静!

(万籁俱寂,补风刺入无情葬月身体,风逍遥被无情葬月震开。)

无情葬月:剑锋无情——人葬月!

(身形快动,牵动片片血雾泼溅野草,风逍遥被利刃贯胸而过。)

风逍遥:啊——

(无情葬月抵住风逍遥膝盖,阻止其跪倒在地。)

无情葬月:沉溺在背叛之中,又何必在最后清醒?

风逍遥:月,(手抚无情葬月脸颊)别再醉了,醒……来吧。

无情葬月:太迟了!

(收剑,转身,面具滑下,风逍遥倒地。)

[飘散在风中的血雾,又是谁愿意落下?]

无情葬月:风中捉刀,我最敬重的大哥。(流泪)

(暗处之人离开,蚂蚱翻过草叶。)

 

【枫林】

荻花题叶(睁眼):<嗯……雪昏倒在地上?那……>(起身)

玲珑雪霏:啊……

(荻花题叶急忙重坐于地。)

玲珑雪霏(踉跄起身):风。(环视周围)啊……(匆匆化去)

荻花题叶(起身):用最真诚的感情来算计,你们永远不是我的对手,哈……逼出了真正的风中捉刀,月,你还能保下生机吗?或者,你该杀了风?你一定要杀了风,那接下来,吾就不用再顾忌。啊……(伤处作痛)风花雪月的感情早就成为历史,痴心妄想的延续,所换来的结果,只是剩下……花与雪的永恒。(展扇)

 

【四方山】

(一片狼藉,一封信被浸在血泊中。)

玲珑雪霏(赶来):人呢……这是……(拾信)信?啊,风的刀!(拾起)那……啊!(踉跄)不可能,风不可能死……风不可能死……(颤抖)无情葬月,你该死!嗬啊!(轰碎四方山)

 

【枫林】

(荻花题叶为自己疗伤,玲珑雪霏复返。)

玲珑雪霏:久别的重逢,好不容易团聚的机会,还是失去了。

荻花题叶(起身):雪,你怎样了?

玲珑雪霏:是我无能,总以为仇恨总有化解的一天。

荻花题叶:究竟发生何事?

玲珑雪霏:是我无能,总以为逃避能可解决这一切!

荻花题叶:冷静,啊……(伤处复发)

玲珑雪霏:是我无能,还是无法阻止这场悲剧的发生!(拿出补风)

荻花题叶:啊,这是……风的刀。

玲珑雪霏:你们总是要我不可介入,但如今……(颤抖)

荻花题叶:没亲眼见到风的尸体,你不可妄下猜测。

玲珑雪霏(递信):信中的内容,是准备要宣告什么?我不敢看,我没勇气看。

荻花题叶:这封信……(阅读)这不是月留下的信,他要留书,绝不会让信沾染血迹,这是风的遗物。

玲珑雪霏(急切):上面写什么?

荻花题叶:内文已被血迹模糊,只有细微的数字可以辨认,玉、琅、毒,嗯?无法辨认信内的内容,深究无用。

玲珑雪霏:啊……当年,他是最了解我的人,也因为他的改变,你们因此反目成仇,我本以为已经失去了他,再来又是欣喜着他的复生,随即又是……是我迷失了,是我不该如此……相信他!

荻花题叶:虽然我知道你爱的人不是我,但只要见到他这样伤害你,都会让我恨不得杀了……

玲珑雪霏:无情葬月!无法原谅!(泪满面)我无法原谅!

荻花题叶:雪,这句话从你的口中说出,真是让我无法置信。

(玲珑雪霏转身准备离开,荻花题叶阻拦。)

玲珑雪霏:你又想阻挡我?

荻花题叶:我已经没理由。

玲珑雪霏:那就退开!

荻花题叶:我有伤在身,无法尽力帮你。

玲珑雪霏:昊辰,我讨厌人太过保护我!

荻花题叶:同样的话,你曾经说过,但无法改变的是,我对你的心意。

玲珑雪霏:你这样的付出,得不到回报。

荻花题叶:就算得不到回报,哪怕是一点点感动的机会,我也是会做。让我处理吧。(离开)

 

【幽谷】

(斜晖脉脉,流水潺潺,靖灵君闭目端坐其间。)

荻花题叶(到来):你也是留手了。

靖灵君:嗯?你受伤了?

荻花题叶:连性命也差一点失去。

靖灵君:所以你特来告知我。血不染?

荻花题叶:重回无情葬月之手。我身上的伤势,也是拜他所赐。

靖灵君:嗯?

荻花题叶:你不该对他存有任何的幻想。

靖灵君:这是仙舞剑宗之事,你,无权过问。

荻花题叶:坦白说,连你也无法破解傲邪剑法吗?

靖灵君:你认为,我能容忍你耻笑剑宗的过去吗?(起身)

荻花题叶:非是耻笑,只是依稀记得。但是让我更心痛的是……我最好的兄弟,曾经是刀宗的希望,虽然他已经抹灭了过去,但是为了诛邪,他也不幸死在无情葬月的剑下了。

靖灵君:此事当真?

荻花题叶:若非是我先败在他的手下,那就不会是这种结局,再者……

靖灵君:吾曾经言明,只要他取回血不染,靖灵君誓必诛邪!

荻花题叶:此事一旦传开,不止是你的声望……

靖灵君:登虹造殛,为正义,再造杀殛!(化去)

荻花题叶:嗯……(展扇)哈,叹矣自笑一字呆啊……


评论(5)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