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叶

第22集 风花雪月部分口白

【沉香兰居】

玲珑雪霏(练功):运天地之灵,纳气海之初,汇星流之力,化双掌之中。漫天星罗皆拱北,紫微流转起波涛。嗬啊——

荻花题叶(前来):<星流掌,雪又动怒了。>

玲珑雪霏:嚯!(击荻花题叶)

荻花题叶:五行开阵!

(两人小过一招,各自退开。)

荻花题叶:将星流掌修炼至最顶层的境界,这也是你在激动之时就会昏厥的主要原因。

玲珑雪霏:你在提醒我?

荻花题叶:不止提醒,更是关心。

玲珑雪霏:我关心的,是他的行踪。

荻花题叶:暂时不明,没查探到任何消息。

玲珑雪霏:不论天涯海角,我会找到他。(准备离开)

荻花题叶:雪,你又想去哪里?

玲珑雪霏:找一个地方,好好冷静。

荻花题叶:盈曦。

(玲珑雪霏停步。)

荻花题叶:可否给我一次的机会?

玲珑雪霏:亲手了结的机会?我绝对……(抬手)

荻花题叶:给我一次,你肯接受我的机会。(欲拥抱玲珑雪霏)

玲珑雪霏(闪避):我也真希望自己……能给你这个机会。(离开)

荻花题叶(踉跄):啊……花啊,为什么永远也打不醒……我的痴梦啊!

 

【荒郊】

(忘今焉独行,天际飘来一片花瓣,显字:风中捉刀已死。)

忘今焉:嗯?风逍遥死了?他竟败给无情葬月?

(又有讯息来:这与约定的不同。)

忘今焉:谁也不能保证计划能完美,这一点牺牲,你放不下吗?(字迹消失)怎样不讲话了?如果有疑问,见面再谈吧。

(讯息:先到沉香兰居。)

忘今焉:嗯。

 

【沉香兰居】

荻花题叶:夫子大驾光临,荻花题叶有失远迎了。

忘今焉:我有事情要对你讲。

荻花题叶:正好,昊辰也想对风中捉刀之死,进行一点讨论。雪,非常不开心。

忘今焉:老朽自认为长于智谋,但智谋是算计常理,女人心不能以常理度之。

荻花题叶: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

忘今焉:是风的死,或者是雪的不高兴?

荻花题叶(伸手指):两者皆有。

忘今焉:是你说醉生梦死能杀死无情葬月。

荻花题叶:只能说,傲邪剑法出乎意外。

忘今焉:也让我意外。

荻花题叶:这么冷漠的语气,夫子,你是打算过河拆桥吗?

忘今焉:什么意思?

荻花题叶:身为辅师,表面上要帮助玉千城,却在私下诱骗年幼天真的我,要将我拱上道域之首的位置。那个时候,夫子你的语气,可是充满热诚。

忘今焉:大部分都对了,年幼无知这句话,值得商议。明知他们会遭遇怎样的惨死,仍面不改色对一百六十六名的同窗下毒,无论怎样,这种人也算不上天真。

荻花题叶:又是谁告知你黓龙君与阴阳宗主的联系,让你有全身而退的机会?却害死了我最尊敬的……师尊。(闭目)

忘今焉:这段往事,老朽记忆犹新,甚至也记得是谁用他最尊敬的师尊之名,诱出刀宗宗主,将他杀害。

荻花题叶:风的师尊,我可没这份能力杀他。

忘今焉:他身上所中,被用来指认凶手的阴阳碎骨掌,是谁印上的?

荻花题叶:夫子啊!往事真是不堪回首,是吗?

忘今焉:昊辰,我只是想提醒你,我们是生命共同体。

荻花题叶:但是你给昊辰的承诺,始终没做到,无论是道域之主,或者雪的感情!

忘今焉:如果你真正留恋,当初就不该离开道域。

荻花题叶(后退):啊……方才你讲什么?我们是生命共同体。我为你除去黑瞳,也为你掩护玄之玄,引诱俏如来踏入陷阱,昊辰做得够多了!夫子,是该轮到你贡献的时候了。(展扇)

忘今焉:嗯?

荻花题叶:依照当初的约定,将天师云杖交我,让我带回道域。

忘今焉:单靠天师云杖的功劳,不能让你执掌整个道域。

荻花题叶:足够我进入高层,之后,夫子会帮我,那继中原、苗疆、鳞族、佛国之后,道域早晚也会落入墨家的掌握,不是吗?

忘今焉:哈。

荻花题叶:然后,我要月的首级!

忘今焉:你可以与雪联手,难道她到这个时候,还念着旧情?

荻花题叶:如果真让月死在雪的手下,那这一生,雪就真正永远摆脱不了月了。

忘今焉:要杀无情葬月,是困难的工作。

荻花题叶:最少,替我找出他的下落。

忘今焉:虽然老朽很有意愿,但是现在老朽不能帮你。

荻花题叶:这么冷漠的语气,所以仍是想过河拆桥?但也先要问桥肯不肯啊。

忘今焉:不是老朽要过河拆桥,是老朽现在疲于奔命。俏如来,已经知晓所有的秘密了。

荻花题叶:不可能!

忘今焉:是黓龙君留给他的讯息,内中记载了当年道域的真相。

荻花题叶:你不是说,你做事不留破绽?

忘今焉:计谋是算计常理,矩子比女人心更不合常理。

荻花题叶:但我看不出来把柄在人手上,你还这么悠闲的原因。

忘今焉:除非能找到黓龙君留给俏如来的那封信,否则,现在不但不能杀俏如来,还要保护他。

荻花题叶:嗯?你所讲的信,莫非是……(取信)这是风逍遥的遗物。

忘今焉:这封信!这……哈……哈哈哈……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