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叶

《舞》【风逍遥女装跳舞梗,慎入

才想起以前写过这么一篇玩意儿……搬过来一下


  这是一座无名孤坟。

  荒草萋萋,烟火寥落。

  没有人知道下面埋葬着谁。

  他会注意到它是因为有一天路过时嗅到了坟前的酒香。

  那是种很醇厚的香味,丝丝沁人心脾,但凡好酒者,一嗅便可知是数一数二的好酒。

  可他叫不上来那酒的名字。

  直到有一天,他见到一名戴着面纱的舞姬。

  就在那座孤坟之前。

  他隔得远远的,看见那名舞姬将一坛酒倒在地上。

  倒一点,喝一点。

  最后酒尽,那名舞姬似乎也有点醉意,将坛子一甩,开始在风中舞动身体。

  舞者的身体很有韧性,动作很快,轻捷而有力,飘飘的衣带不断翻飞,环佩叮叮作响,并不柔美,但另有一种难得一见的风韵。

  像是边声塞外,大漠孤烟的不羁。

  他看了很久,直到舞者歇式,才走上前去。

  “这位姑娘,请问……”

  话未说毕,听者已回头看他。

  这时他才发现,那名“舞姬”面容俊朗,身形高大欣长,赫然是名七尺男子。

  他正不知所措,那名男子倒是落落大方,毫无窘态,爽朗道:“何事?”

  似乎是被这名男子的坦然感染,他也消去几分惊愕,顿了顿,犹豫着想问酒名,最后一开口,却是道:“不知坟下所埋何人?壮士又为何要……”

  “此处所埋,是我故友。”

  男子微微一笑,终于带上几分怅然:“他生前曾与我有约,如果他肯喝我的酒的话,我就穿女装跳舞给他看。”

  “可是他喝了,我却没来得及跳。”

  世间遗憾,总有大半要从“来不及”这三字里来。

  “现在他死了,我失信了。”

  他似乎有点明白:“所以现在……”

  男子点点头,目光又转向坟上。

  这遗憾总要用尽一生也不能偿还。

  但他仍有疑虑。

  “因何不立碑写名?”

  “我的朋友他……身背恶名。我不能写。”

  “他是恶人?”

  “不,他是无辜的。总有一天我能证明。”

  男子将目光转向他:“那时他的名字才能以清白者的身份在此刻下。”

  寥寥数语,往事前尘。

  他不及细问,来者已欲离去。

  “欸……”

  长声里,他紧赶两步。

  自然是追不上的。

  那人如一道清风般离去,瞬息就没了踪影。

  于是此地便只留得他一人。

  和那座沉默的孤坟。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