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妙筠

【段楚】白发

预警:

很智障,非常智障,一路在OOC的道路上头也不回地狂奔。

---------------------------------------------------------



今年开春下过第一场雨后,段白月发现楚渊长出了白头发。

这原本也不是什么大事,但那根不打声招呼便悄悄变色的叛徒夹杂在段王爷心上人乌亮柔顺、缎子般的长发里,便不由让人心生警惕了。

十分值得段王爷如临大敌。

 

 

段白月原想趁早上自告奋勇替楚渊梳头,假借手艺不好偷偷把那根白发拔了,不料刚一开口便遭到了拒绝。

“不好,上次你给我梳的发髻就歪了一大半,只能又打散重梳一遍。”楚渊轻轻一哼,“找你不如找金婶婶。”

至少不会梳出一个朝天辫般的发型。

“总要给个练习机会。”段白月争辩道,“不多练练如何熟能生巧,难道你要我找别人练。”

“你想找谁练?”楚渊眉眼一抬,流露出三分警惕的神色。

“没有谁。”段白月冷静道,“我自己。”

于是段王爷便留在房内练了一上午给自己梳头。

 

 

下午的时候楚渊的头发一直整整齐齐。

段白月谋定而后动,发觉此种情况下实在很难不让楚渊发现就拔去他的一根头发,于是十分耐心地等到了晚上,待楚渊睡了才下床找了一把剪刀,借着月色轻轻拨开自家媳妇儿散在床上的长发,耐心地寻找其中唯一的异类。

段白月找得仔细,手上的动静就不小心大了些。

楚渊睡得迷迷糊糊,依稀感觉头上有什么虫子一般的东西在蠕动,不由睁开眼,就见到段王爷大半夜不睡觉手持一把剪刀站在床头。

“你干什么?”楚渊吃了一惊。

看起来仿佛哪里派来的刺客。

被抓包的段白月:“……”

我说梦游你信吗?

那自然是不信的。

经过一番盘问,段白月老实交代了欲偷偷剪发的事实。

楚渊听了便有些好笑:“这种小事,也值得如此大费周章?”

“我是怕你会不高兴。”段白月道。

“我为何要不高兴?”楚渊奇道。

段白月看天。

楚渊笑了笑:“日升月落,逝者如斯,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一直不长白头发的不是早逝就是怪物。又不是小孩子了,还要为这种事闹脾气。”

他掐住段白月脸颊,又道:“难道我长了白头发,你就要嫌弃我老了,不好看了。”

“咳。”段白月立刻便把剪头发的事丢到了后脑勺,上前抱住自家媳妇亲了亲,“我的小渊不管什么时候都是最好看的。”

楚渊窝在他怀里,予取予求地温存了片刻。

蹭着蹭着便蹭出了邪火。

于是觉也不睡了,段白月一手搂住身下人柔软的腰肢,一手往床头摸索出小罐子,楚渊喘息道:“明日又要起不来了。”

“不管它。”段白月轻轻咬了一下他的耳朵,“早就不是皇帝了,难道还不能睡懒觉。”

最好天天睡到日上三竿,反正也没人催起床。

“不务正业。”楚渊小声道,双手还是攀上他的背脊,将身体送了过去。

话虽如此说,段白月还是惦记着毕竟夜已过半,只缠绵了一回便偃旗息鼓。

楚渊眼角泛红,将脑袋靠在段白月胸膛上休息,任由对方吻了吻他汗湿的额发。

感到怀中人不再颤栗,段白月又拉拢他的衣襟,温声哄道:“累了吧,好好休息?”

楚渊闭着眼不答,片刻后突然坐起来,伸手翻了翻段白月的头发。

段白月低着头道:“怎么了?”

楚渊又找了找,疑惑道:“你为什么没有?”

“没有什么?”

“白头发。”

明明是你的年纪比较大。

为何不是你先生。

段白月:“……”

现在去找找白头神功什么的练一练还来得及吗?

“没生得出来啊。”段白月诚恳道,“将来补上。”

楚渊噗地一笑。

段白月趁机又低头亲了亲。

所以白头发还剪吗。

那不然还是剪了吧。

 

 

楚渊凝视垂在手里的那根白发,下结论道:“还挺白。”

是很白。

“以后长得多了,就不能剪了。”

“没事。”段白月握过他的手亲了一口,“那就不剪,多了我也喜欢。”

“长皱纹呢,也喜欢吗?”

“喜欢,什么样都喜欢。”段白月目光灼灼,趁机道,“那我呢,等将来老了,腰不好,抱不动你了,还喜欢吗?”

楚渊好笑道:“抱不动就不要你了。”

段白月叹口气:“看来我得勤于练功,保重身体。”

至少能抱得一时是一时。

楚渊将脑袋搁在膝盖上,偏头看他被温暖火光照亮的英俊眉眼,眼底亮如星辰,片刻后又忍不住笑了起来:“其实也挺好。”

段白月道:“什么好?”

“刚登基的那会儿,我倒未敢想过,还有与你对坐数白发的那天。”楚渊静静道,“当时我担心你其实并不喜欢我,还以为我俩最好的结局是做史书里一对贤明君臣。没想到一转眼就在一起了这么多年。”

段白月心下一时又是甜蜜又是怜惜,捧着他的脸轻声笑道:“小傻子,我要是真不喜欢你,你会怎么办。”

楚渊撇嘴:“不知道呀。下旨给你赐婚,娶一个口歪眼斜,丑得不得了,说话三条街以外都能听到的女人?”

段白月:“……”

真的吗?

楚渊笑着主动亲了过来。

两人唇齿依偎半饷,段白月心满意足地将人又抱回里怀里:“不管是不是真的,还好我喜欢的是你。”

楚渊笑着点头赞同:“嗯,还好你喜欢我。”

段白月轻轻拍着他的背,柔声道:“睡吧,太晚了。”

“好。”楚渊与他十指相扣,躺回床上,大半夜折腾一番,或许是真的累着了,不一会儿便睡了过去。

段白月手上一弹,熄灭方才点亮的油灯,又借着月光凝视心上人带着笑意的睡颜,低头小心地吻了一下他的发顶。

 

 

那当然都是喜欢的。

 

我爱你永远清澈的眼神,也爱你初生的白发,爱你终将老去的容颜。

爱一起看过的春花夏荷,秋叶冬雪。

爱携手护过的大好山河。

爱清晨醒来露水淋湿的窗台,爱暮霭中渐渐隐去的青山,爱夜色里明亮的星辰与月。

爱共度的年年岁岁。

岁岁年年。


评论(12)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