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叶

【段楚】圣诞公公没有来

一个青梅竹马的现代paro
O到没有C
不是甜文(划重点)
有雷同非巧合
---------------------------------------------

楚渊在大概六岁的时候知道了世界上根本没有圣诞老人。



事情起源于三年级的司空睿追隔壁班聂雨晴时一次绘声绘色的吹牛逼。

“传说圣诞节的晚上只要在床头挂只袜子,就会有圣诞老人驾着麋鹿车从烟囱里下来,往袜子里塞送给小孩子的礼物。”

“而我知道怎么见到他老人家本尊!”

“圣诞老人不能暴露自己身份,他只会在孩子们睡着以后出现,奖励那些听话的乖小孩。”

“所以只要闭着眼睛假装睡着,骗过了圣诞老人,就能在他爬下烟囱的时候看到他了!”

“哦。”聂雨晴一边写作业一边不咸不淡地回应。

司空睿就有些着急,瞪大了眼睛说:“你别不信啊!我可是见过圣诞老人本尊的人!可高大!”

聂雨晴想了想:“你家有烟囱吗?”

司空睿:“……没有。”

聂雨晴低头继续写作业。

“你别不信啊!圣诞老人也是会与时俱进,没有烟囱还可以爬窗户。”司空睿信誓旦旦,“真的,我可是见过大世面的人。”

很快整个学校都知道了司空睿见过圣诞老人。



楚渊对此不屑一顾,并在圣诞那天挂完袜子以后打开窗户躺床上装睡。

半夜他困得实在打不开眼睛的时候,窗边传来了一阵响动。

楚渊不由精神一振。

那个向来鬼扯的家伙说的居然是真的!真的有圣诞老人!

他尽量保证自己不被圣诞公公察觉,悄悄将眼睛睁开,就看到司空睿的同班同学段白月嘴里叼着一个小盒子从窗户爬了进来。

楚渊:“……”

他记得自己家在三楼。

楚渊怕突然出声吓到段白月让他摔了,等对方吭哧吭哧落地才慢慢坐起来。

“你在做什么呀。”

楚渊呆呆地问。

段白月大惊失色,将小盒子拿下来藏到背后。

“你是圣诞老人吗?”

他记得这人是他刚搬来不久的邻居,就住在他家楼下,在学校还问过他好几次要不要一起回家。

不料竟有如此不得了的身份。

“……不是”段白月尴尬地回答。

他只是来送礼物的,想给这个长得可白可讨人喜欢、只比他小一点点的小邻居一个惊喜,为此不惜千辛万苦爬楼,万万没想到会在这种时候被发现。

楚渊扭头看了一眼空荡荡的袜子,小声说:“你不是圣诞老人,他被你吓跑了吗?”

不然为什么没有来?

段白月看着他有些失望的小脸,咬牙认锅:“……对不起。”

当晚段白月便以爬楼太过危险的理由被楚渊留在了房里。




第二天段白月跟司空睿打了一架。

放学后却又一起出门撸串了,还带上了一年级的楚渊。

几个月后据说聂雨晴跟高年级的学长谈起了恋爱。




“段白月那个混蛋居然要跟你分手!”叶瑾怒气冲冲地狠狠一拍桌子,震得酒瓶都抖三抖。

楚渊和段瑶不约而同地噤若寒蝉。

叶主任此刻的架势实在颇为吓人,仿佛随时能抄起手术刀上战场跟人拼命。

“我早就说他不是什么好东西!”叶瑾对着楚渊咬牙切齿,一脸恨铁不成钢,“我还没有同意他跟你在一起呢,他居然敢甩了你!”

亲爱的哥哥被说成“不是好东西”,段瑶觉得自己很应该站出来辩解两句,叶瑾又拍了一把桌子,继续地动山摇:“你居然还在酒吧买醉喝酒!”

段瑶默默地缩了回去。

楚渊颇为头疼:“只喝了一点点。”

何况还开了包厢,身边跟着瑶儿,并不是一个人,为何能说得如此落魄。

叶瑾怒气冲冲地说:“你忘了你病还没好吗?公司也不要了就一个人跑外地找人。”

他盯了一眼楚渊憔悴的脸色,问道:“你是不是还一晚没睡。”

楚渊赶紧摇头:“睡了睡了,刚过十二点就睡了。”

段瑶连忙作证:“楚渊哥哥真的睡了,我看着睡的,还盖了毯子。”

并没有十分伤身,不用如此生气。

叶瑾狐疑地看向沙发上的毛毯,勉强接受了他俩的解释,又道:“那你等会儿跟我回北京。他不肯见你,难道你就非得见他?”

楚渊只好点头。

三年前段白月出国治伤,说是治好就回来找他,却就此杳无音信,慢慢连不时传过来的消息都断了,眼看约定的时间已过,那个人依然没有回来,楚渊忍不住亲自来找,却依然被拒之门外。

离开段家以后,他被瑶儿跟了一路,索性找间酒吧过了一夜,不料第二日早上就被得到消息赶来的叶瑾沈千枫逮了个正着。

叶瑾还想说些什么,沈千枫恰好开门走了进来,环视了一圈道:“机票订好了,随时可以走。”

段瑶忙活了一夜,颇有些头昏脑胀,此刻不由暗暗松了口气,跟着他们一起出了酒吧。





跟楚渊他们分开以后,段瑶查了一下身后没人跟着,小心翼翼往僻静处走去,找到大半条街外一辆黑色钢琴漆跑车。

车窗缓缓升起,露出段白月神色淡淡的脸。

“他走了吗?”

段瑶点点头,坐进副驾驶以后拿过毛巾擦了把脸,稍微清醒才注意他哥眼底同样布满了血丝,想来也是一夜未眠。

“你真的不去见见他吗?”

“卡西莫多会向爱斯梅拉达倾诉爱意吗?”段白月笑了笑,“他是我永恒的,不可多得的珍宝,我希望他能有更好的人生,但他的人生里并不一定要有我。”

“我想看到他永远快乐,拥有最完美的恋人,和所有人羡慕的生活,而这些我已经没办法给他了。”

“所以我选择不去见他。”

“明白了吗?”

段瑶似懂非懂地抽了抽鼻子,隔了一会儿又忍不住发出疑问:“卡西莫多和爱斯梅拉达是谁?”

段白月:“……”

段白月启动离合器:“回家让段念找个老师帮你补习文学史。”




楚渊坐上沈千枫开来的车后座时,仍有一丝忐忑不安,生怕叶瑾又要逼问他跟段白月交往分手的细节,而他实在没有精力再去解释了。

好在叶瑾一上车就直奔副驾驶,气呼呼地掏出手机不知道在摆弄些什么,让他得以喘口气。

沈千枫从始至终都非常贴心地没有发表任何意见,默默把车往机场开去。

楚渊闭着眼向后倒去,想到昨天一天兵荒马乱的经历,只觉得太阳穴一阵阵抽疼,脑海里仿佛有什么在嗡嗡作响。

其实,他撒谎。

昨晚他并没有睡着,只是躺在沙发上闭着眼睛,一动也不敢动,就这么待了一夜,直到天明。

任由瑶儿小心翼翼地拿着手机打字,往外面传递消息。

他不知道去哪里能见到段白月,但他知道这种时候段白月一定会跟在他身后不远的地方。

他只能等待。



圣诞老人不能暴露自己身份,他只会在孩子们睡着以后出现,奖励那些听话的乖小孩。

所以我已经睡着了,出来看我一眼吧。



他等了三年,那个人没有来。

他又等了一夜,那个人依然没有来。

评论(4)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