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妙筠

风逍遥和……嗯,北风传奇的一个互动片段,没有题目

_(:з」∠)_其实一直想看兵长和疯掉的阿月来点互动,结果剧里北风传奇一看到兵长就自动切换模式了……只好自动脑补了,别计较时间线,也别计较为啥阿月看着兵长没有反应,就当兵长去整了个容吧【喂!】

  夜风习习,明月高悬。

  月下有影成双。

  “大哥你看,天上挂着一个白面饼。”

  “那是月,不是饼。”风逍遥饮下一口酒,纠正道。

  他已渐渐习惯他的疯言疯语,就好像照顾个不谙世事的孩子一样照顾现在的月。

  “大哥我要吃那个小饼。”

  不过月真的还是个孩子时,倒没这么讲不听。

  风逍遥当然摘不下月亮,但那双眼殷殷望过来,无论如何,他都对他说不出“不好”二字,更不想学人拿个瓷碗装水哄骗于他,最后斟酌定了,很快道:“大哥给你做个一样的,好不好?”

  见月有些委屈地纠结半饷,最后还是点头,风逍遥舒口气,又补偿似的安抚:“大哥给你做比天上那个还大的饼。”

  做饼的过程里月一直在厨房闹腾,沾了一头一脸灰灰白白,风逍遥有些哭笑不得地将他摁了,偏偏训也训不得,骂也骂不了,只好又被他蹭了一身灰。

  这么七七八八一通折腾下来,饼总算做好,确实又大又圆,月小小雀跃一声,抓过就想啃,风逍遥怕他烫着,拿过张纸给包好,又撕下一块吹了吹才交给他。

  两人重又做回屋外的大石上,月捧了饼,咬过两口,又像从前他们逃课在吃零食那样,往风逍遥身边坐近了些。

  只是这里不是道域,不是他们早已背离的故乡。

  修真院里虽然四宗彼此较劲,但孩子毕竟都还是孩子。

  那时他们都还很小,月总是最黏风。

  那时花还在,雪也还在。

  风逍遥替他拍干净身上残余的面粉,有些莫名地笑起来。

  那是他们最好的时候,唯一不好的就是逃课有被夫子抓住的危险,一个个往墙根立了,眼观鼻鼻观心,最后都看起脚尖来。

  等被拎到训诫室开始写检讨抄书,四颗小脑袋彼此凑了,叽叽咕咕一句一句讨论着刚才夫子吹胡子瞪眼的样儿,又要忍不住吭哧吭哧地笑。

  好的时候总是过得最快。

  东风吹恨地,眨眼就是经年。

  离开的时候风逍遥总觉得再见遥遥无期,也不曾他们道一声别。

  只要他们平安无事就好。

  平安无事就好。

  于是风静花落,雪消月隐,十载寒暑再相逢,他一手护着最疼爱的小弟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大哥也吃小饼。”

  “大哥不吃,你自己吃就好。”

  风逍遥又开始喝酒,一口一口的,都是天下无双的好滋味。

评论(3)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