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叶

第17集 风花雪月部分口白

【树林】

无情葬月:你杀了娇姨。

禹晔授真(惊恐后退):啊……我……我……

无情葬月:惊吓,是代表默认。

禹晔授真:这……(信坠地,率先动招)嗬!

[欲夺取生机,只能豁命一搏,禹晔提笔挥洒而攻,却也难伤来者分毫。]

禹晔授真:惊涛拍浪!

(禹晔授真被击飞。)

无情葬月:激动,是提升勇气的成份。(指剑再挥)

禹晔授真:雷旨泣神方!

无情葬月:血冥昼晦。

[阵法再开,天降怒雷而至,只见无情葬月身影飘忽,穿梭之间,剑气纵横八方。]

(禹晔授真被击中数次,痛呼呕血。)

无情葬月:你是阴阳宗的人,荻花题叶的手下。

禹晔授真:我……你杀我,学长不会放过你!

无情葬月:剑锋无情……人葬月!

(指尖附额,禹晔授真全身创口迸裂,惨呼垂首而亡。)

 

【沉香兰居】

(荻花题叶扇柄轻击掌心,无情葬月前来。)

无情葬月:花。

荻花题叶(叹息):啊……看来禹晔授真已经死了。

无情葬月:这是默认。

荻花题叶:我已经开除他的学籍,但你也是不会放过他,是我教人不严。是吾命他去拿血不染,但当我赶到之时,已经无法阻止那场悲剧。

无情葬月:因何拿走血不染?

荻花题叶:血不染已经影响你太深了,你始终没发觉吗?

无情葬月:本属于最美丽的谜题……

荻花题叶(怒):住口!我不想听到你这样说话!不止是我,连雪也同样。

无情葬月:交还血不染!

荻花题叶:不可能!我不能让它再伤害你。只要你能脱离它的束缚,那风花雪月的友情,一定还有重新建立的那一天。

无情葬月:多此一举。

荻花题叶:无情葬月!

无情葬月:风如何对我,花明白吗?

荻花题叶:你又是如何对我!

无情葬月:吾只追究凶手。

荻花题叶(极力压抑):若非雪……花……

无情葬月:无需顾及雪的感受。

荻花题叶:嗬!(动真气)

(二人过招,无情葬月被击退。)

荻花题叶:你从不明白,你是怎样的幸福!

无情葬月:怒天之惩,你练成了。

荻花题叶:没剑,月不是花的对手。(展扇)

无情葬月:瞬间变脸,你仍是跟以前一样。

荻花题叶:你想取回血不染,我给你一个机会。

无情葬月:不用,我也有自信能取回她。

荻花题叶:血不染插在沉香兰居。你的剑法需要剑的配合才能发挥最大的威力。

无情葬月:然后呢?

荻花题叶:战胜我,血不染双手奉还。(化去)锋海剑夺,把握这个机会。

无情葬月:花……你也做下抉择了。(离开)

 

【树林】

(风逍遥独自等候,手不住颤抖。)

风逍遥:这个雪到底是跑去哪里买酒啊?

玲珑雪霏(持酒葫芦出现):我回来了。

风逍遥:哇!太好了!(接酒急饮,吐)这是啥!怎会有药味?

玲珑雪霏:药酒啊。

风逍遥:呕,什么药酒?

玲珑雪霏:对你的伤势非常有帮助的药酒,好喝吧。

风逍遥:诶,非常难喝!(持壶手颤)

玲珑雪霏:嗯?不对!(上面扶风逍遥脉。)

风逍遥:停!我没事。(抽手)等一下给别人看到,不止月要杀我,连花痴也会想要将我打死。

玲珑雪霏:胡说。

(荻花题叶踉跄现身。)

风逍遥:啊?花痴?

(荻花题叶呕血,玲珑雪霏立即上前看伤,惊呼后退。)

风逍遥:怎样了?雪?

玲珑雪霏:那是……

荻花题叶:傲邪剑法。

风逍遥:啊?你为什么跟月打起来了?

荻花题叶:我……我拿了他的血不染。

风逍遥:你拿他的血不染做啥?

荻花题叶:很多年前我就告知你们,血不染会侵蚀人的心性,你们都不信。血不染在道域的传说,你们都忘记了吗?

风逍遥:这……

荻花题叶:雪的体会是最深的。

(玲珑雪霏默然垂首。)

荻花题叶:是你们默认让他学成这个剑法,也是你们默认让他使用血不染,直至今日,才会有嗜杀成性的无情葬月。

风逍遥:他人呢?

荻花题叶:暂时被我逼退了,但他并没发现我的伤势。雪,我没伤害他,我也是不得已才对上他。

玲珑雪霏:我最不愿看到的事情,又来临了。(一阵晕眩)

荻花题叶:雪!(急欲搀被拒)

风逍遥:<无情葬月!>(握拳动怒)

荻花题叶:大哥,这是花……

风逍遥(截话):花痴,好好照顾雪,我要来去找他。

玲珑雪霏(急):风!不可!啊……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风逍遥:如果这个小弟真的不能唤醒,那我……(握刀)

荻花题叶:锋海造出天下第一神剑,我言明,只要他能战胜我,我就交还血不染。

风逍遥:这是我和他的事情,你们都不准再插手!(离开)

玲珑雪霏:花,快阻止……啊……(晕厥)

荻花题叶(急切抱住雪):雪……雪……(探气息)嗯……

 

【荒郊】

(无情葬月独行,风逍遥于其对面持刀出现。)

无情葬月:风中捉刀。(指现红芒)

风逍遥:无情葬月。

(二人小过数招,不分胜负。)

无情葬月:终于承认了。

风逍遥:你……无可救药!

无情葬月:锋海剑夺之后,死决之期。

风逍遥:我会等你!

(双方收招负手,擦身错过。)

 

【野外】

(是夜,白日无迹静候风逍遥。)

风逍遥:啊,是你?白日无迹?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

白日无迹:军长给你的时间,已经到了。

风逍遥:哦,我知道啊,我正要回去复命。我……可能要离开铁军卫了。(往前走)

白日无迹:是吗?(尾随)水月同天的血案,真正是你做的?

风逍遥:你为什么要问这件事情?

白日无迹:因为这件事情很重要。

风逍遥:这与你无关。

白日无迹:我想听真相。

风逍遥:是,是我做的。

白日无迹:嗯?

风逍遥:怎样?

(白日无迹拔腰畔软剑攻击,风逍遥闪避,被断发。)

风逍遥:你做什么?

白日无迹:杀你!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