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叶

【段楚】垂发(上)

所有人的智商都被我吃了。

---------------------------------



八月桂子,十里飘香。

宫里原本是没有桂花树的,只因去年圣上一时心血来潮,在偏殿中栽了一排,今年还未到中秋,就飘了一皇宫的桂花香味。

西南府的小世子随父王进宫时,路过偏殿,便发现了这股与去年不同的甜香,寻个理由单独溜了进去,拢了一袖子桂花,又一脸无事发生的样子回到了父亲身边。

段景发现儿子身上的花香,笑道:“月儿喜欢桂花?”

“喜欢。”段白月坦然点头,“泡茶好喝。”

做成糕点也好吃。

“那也不必摘宫里的桂花。”

段白月皱起一张小脸,道:“可金婶婶说了,出去见人要体面干净,最好给衣服熏过香,才显得重视,招人待见。”

段景笑道:“那我的小月儿是要去见谁?”

段白月一惊,天真无邪道:“自然是见皇上。”

段景哈哈大笑,傍晚的接风宴上当个趣事跟楚皇说了,楚皇亦觉得此子颇为童真趣致,赏了一批珍贵礼物,倒惹来不少皇子艳羡。

只有太子看也不看他,眼观鼻鼻观心,一脸严肃板正。

段白月心中难耐,待散了接风宴便往东宫溜去。

怎么都不瞧一眼,好歹是一起陷害过前太子的情谊。

 

 

楚渊正被四喜伺候着洗漱更衣,刚脱下外面的褂子,便见一个人从窗口翻了进来,还顺手拍了拍身上沾的土。

楚渊:“……”

为何有人有门不走偏爬窗。

四喜倒是吓了一跳,还当又是哪里来的刺客,待看清那小小的一团才匆匆给楚渊披回小卦子,迎上去道:“世子深夜来访,是有何急事?”

段白月笑道:“我来找太子玩儿。”

说罢也不管四喜有何反应,上前径直拉了楚渊的手,道:“你胳膊好了吗?”

楚渊往回抽了一下手,没挣得开,低下头道:“脱个臼而已。”

哪有过了一年还不好的道理,又不是天天脱臼。

段白月满意道:“那就好。”

楚渊盯着他拉住自己的那只手,道:“这么晚了,你父王不会来找你吗?”

“一个时辰内回去便成。”段白月说着便凑近了他,“我身上的桂花香还在吗?”

楚渊皱眉:“你敢偷宫里的桂花。”

段白月眨眼道:“皇上都应允了。”

怎么能叫偷。

“还未说方才怎么看都不看我。”

楚渊道:“有什么好看的。”

又不好看。

段白月笑道:“那我看你,你好看。”

楚渊板起脸:“好看也不必蹭我一身灰。”

毕竟刚刚洗过的手。

段白月失笑,松开了他。

待楚渊重新洗漱过,西南府世子也顺便收拾了一下干净,一边擦手一边问:“你现在不跟皇后娘娘一起住了吗?”

楚渊把脸别过去:“太子自古要入主东宫。”

何况母后还抱来了一个弟弟养。

段白月新奇道:“你弟弟?好玩吗?”

楚渊想想前几次被母后牵在手里那小孩别别扭扭喊太子哥哥的样子,点头道:“好玩。”

段白月道:“我也有个弟弟,只小我两岁,可惜性子古板得很,一点意思都没有。不过我母亲又怀了一个,算日子等回去就快出生了,不知道这个会不会好玩一点。”

生弟弟若是不能拿来玩那还有什么用。

楚渊:“……”

楚渊道:“哦。”

段白月笑道:“好了,太晚了,明日白天再来找你。”

等人又从窗口翻了回去,楚渊才上床,一边握着手里的桂香一边模模糊糊地想:谁要你再来。

渐渐便沉入了安稳的梦乡。


tbc.

评论(5)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