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叶

【段楚】垂发(中)


次日清晨,西南府世子依约前来,还带了一小口包袱,也不知装的什么,这回倒是老老实实通传过,从正门进来。

楚渊正准备温习功课,段白月见那厚厚一沓四书五经便头疼,拉过椅子往楚渊身边一坐,小脑袋凑近了问他:“怎么这么早就看书,不出门玩儿吗?”

“太傅明日要检查功课。”眼看呼吸近在咫尺,楚渊有些不自在,却也没往外挪,小声答了。

父皇说西南民风淳朴,热情如火,所以说话要脑袋贴着脑袋也是非常正常。

非常正常。

段白月就笑:“明日检查,那便明日再开始看,今天天气这么好,不如我带你出去玩儿?”

楚渊迟疑道:“太傅说学贵在专心致志,不可临时抱佛脚。”

“怎么又是太傅,他说你就信呀。”段白月撇嘴,想想又补充道,“你每天都能在他那里背书,我一年可就能来这么一回。”

不是说物以稀为贵,那当然是我比较重要。

楚渊听着便有些心动,他自幼恪守礼教,行事最为妥帖稳重,虽受了不少朝中大臣的称赞,却也少了许多同龄人该有的活泼趣致,身边的兄弟姐妹虽多,却也没几个相熟的,此番有玩伴主动相邀,倒也是一回新奇体验。

段白月见他神色动摇,主动将书一收,摇着楚渊的手道:“走吧走吧,一天不看书也不会怎样。”

楚渊一时挣不开他的力气,被拉起来后踉跄两步便跟着往外走了,临行前只跟四喜打了声招呼。



段白月走在前头,带着楚渊熟门熟路在宫里窜,渐渐便走到偏僻处。

楚渊不由疑惑道:“你要带我去哪儿?”

段白月回头一笑:“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楚渊道:“我在宫里住了这么多年,都很少往这里来过。”

段白月道:“我也是偶然才发现的,宫里那群侍卫天天巡逻,只有这里少些。”

所以?

楚渊眨着眼睛,一路被他带到了一处宫墙下。

“所以这里最方便偷溜出宫!”段白月拍拍日久天长剥落了红漆的墙面,神采飞扬。

楚渊:“……”

楚渊道:“你敢拐带大楚太子。”

段白月无辜奇道:“没有啊,不是你自己跟着我来的吗?”

楚渊道:“你没说是打算出宫。”

段白月委屈道:“我不是看宫里没什么好玩的,才想着带你出去吗?外面可好玩儿了,城里有糖葫芦、油炸糕,还有卤水豆腐,城外正是果子成熟的时候,漫山遍野都是拐枣地念,这些你都没吃过吧?你明年就要满八岁了,是时候出去见见世面了。”

楚渊缓缓道:“你说我没见过世面。”

“咳,没有,我怎么会这么说太子殿下。”段白月一脸肃然地将话题转了回来,“你真的不想出去玩吗?”

楚渊扬起一张白生生的小脸,看了看宫墙,又看了看段白月,道:“可是我没有宫外的衣服。”

段白月笑道:“我有啊。”

他从身上解开之前带的小包袱,拿出一套青色的便衣,递给楚渊,一脸期待。

楚渊接过衣服半天没动。

“怎么了。”段白月催促他,“换呀。”

楚渊看他:“不去了。”

堂堂大楚太子,大庭广众之下脱衣裳,说出去颜面何存?

段白月恍然,拉着他道:“别啊,都到这里了。这样,你去旁边空着的偏殿,我留在这里等你。”

保证不看你。

楚渊有些羞恼地抽回手,抱着衣裳头也不回地走了。


段白月蹲在原地一边嚼草根一边等,半天后才见一个青色的小小身影慢慢靠近。

“怎么这么久。”段白月笑着走过去,“还以为你丢下我回去了。”

楚渊摇摇头不答话,他是第一次穿普通人的衣服,颇有些不自在地拉了拉衣襟。

段白月看看天色,握住了他的手,笑道:“好了,快走吧,不然晚上得赶不及回来了。”

tbc.



流水账得我肝疼,写半天还是没写到我想写的部分,假如坑了不要奇怪。

评论(3)

热度(71)